首页 > 宋代诗人 > 陆游的诗 > 家世旧闻 > 太傅在馆阁最久,尤所厚者,集贤杨公、翰林嵇公也的意思

太傅在馆阁最久,尤所厚者,集贤杨公、翰林嵇公也

朝代:宋代作者:陆游出自:家世旧闻更新时间:2018-10-19
太傅在馆阁最久,尤所厚者,集贤杨公、翰林嵇公也。杨公,应天人,系出唐靖恭杨氏,平生为人作碑志,但称靖恭杨某而已。质素静退,与太傅俱在三馆,几三十年。后来者贵达相属,二公恬然,若将终身。太傅自号朝隐子,杨公自号大隐子,其意趣盖莫逆也。杨公晚乃为知制诰,以集贤院学士出知亳州而没。嵇公字公实,与杨公同乡里。方嵇公掌诰时,太傅为纠察在京刑狱,邻居于州东汴阳坊,无日不相过。太傅已绝谷食,嵇公亦蔬菇,每得道书气诀,必相示,盖方外之友也。
景祐间,犹兼文行取士,不专糊名①。太傅守越,解试毕,入院放榜,既尽拆试卷,乃曰:“何为不见项堂长乎?”即求项程文,得之,拔置榜首,而黜最后一名。项盖有文行,为乡先生。当时多如此,不以为异也。
太傅辟谷几二十年,然亦时饮,或食少山果。醉后,插花帽上。先君尝言此,游因请问:“前辈燕居亦著帽乎?”先君曰:“前辈平居往来,皆具袍带,惟出游聚饮,始茶罢换帽子、皂衫,已为便服矣。衫袍下,冬月多衣锦袄,夏则浅色衬衫,无今所谓背子②者。致仕则衣道服,然著帽。大抵士大夫无露巾者,所以别庶人也。王荆公在金陵山中,骑驴往来,亦具衫、帽。吾记绍圣、元符间,士大夫犹如此。”
太傅出入朝廷数十年,然官不过吏部郎中,太傅兄弟行有官者十余人。惟十七伯曾祖,仕至远郡守,余不过县令而已。亦有为县数任者。盖前辈安于小官如此。太傅与孙威敏、庞庄敏皆亲故。自二公贵,有书则答之,不先通书也。间至京师,必俟调官毕,始一见而归。二公遣子弟追饯,或已不及。与欧阳文忠公亦联姻。尝过扬州,文忠适为守。入境,关吏以告,文忠喜谓诸子曰:“陆长官来矣,汝前母早死,吾见杨家诸亲,未尝不加厚也。”已而,公亦不求见而去。
太傅性质直,虽在上前,不少改越音。为馆职时,尝因奏事,极言治乱,举笏指御榻,曰:“天下奸雄睥睨此座者多矣,陛下须好作,乃可长保。”明日,仁宗以其语告大臣,曰陆某淳直如此。
太傅幼孤,伯父中允公教养成就甚力。其后,太傅纳两官,乞追赠,朝廷特许之,赠太子中允,事载《国朝会要》,至今为故事。

陆游资料

太傅在馆阁最久,尤所厚者,集贤杨公、翰林嵇公也作者陆游

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 查看详情>>

陆游代表作品: 《示儿》 《追感往事》 《游山西村》 《梅花绝句》 《蝶恋花·陌上箫声寒食近》 《书愤·山河自古有乖分》 《秋思·半年闭户废登临》 《入蜀记》 《二月四日作·早春风力已轻柔》 《题老学庵壁

太傅在馆阁最久,尤所厚者,集贤杨公、翰林嵇公也的意思

太傅(陆游的曾祖父陆轸),在馆阁任职时间最长,和他感情特别深厚的是集贤杨公和翰林嵇公。杨公是应天人,出自唐朝靖恭杨氏之门,平时给别人写碑志,只称呼自己为靖恭杨氏而已。(杨公)品质朴素纯净谦逊,和太傅同在三馆任职,将近三十年。在他们后入馆阁的人一个接一个都得志显贵起来,而他们却十分安然,好像准备就此终老。太傅自称...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