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宋代诗人 > 曾巩的诗 > 送李材叔知柳州序 > 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的意思

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

朝代:宋代作者:曾巩出自:送李材叔知柳州序更新时间:2018-03-12
谈者谓南越偏且远,其风气与中州异。故官者皆不欲久居,往往车船未行,辄已屈指计归日。又咸小其官,以为不足事。其逆自为虑如此,故其至皆倾摇解弛,无忧且勤之心。其习俗从古而尔不然何自越与中国通已千余年而名能抚循其民者不过数人邪?故越与闽、蜀,始俱为夷,闽、蜀皆已变,而越独尚陋,岂其俗不可更与?盖吏者莫致其治教之意也。噫!亦其民之不幸也已。
彼不知由京师而之越,水陆之道皆安行,非若闽溪、峡江、蜀栈之不测。则均之吏于远,此非独优欤?其风气吾所谙之,与中州亦不甚异。起居不违其节,未尝有疾。苟违节,虽中州宁能不生疾邪?其物产之美,果有荔子、龙眼、蕉、柑、橄榄,花有素馨、山丹、含笑之属,食有海之百物,累岁之酒醋,皆绝于天下。人少斗讼,喜嬉乐。吏者唯其无久居之心,故谓之不可。如其有久居之心,奚不可邪?
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令其得吾说而思之,人咸有久居之心,又不小其官,为越人涤其陋俗而驱于治,居闽、蜀上。无不幸之叹,其事出千余年之表,则其美之巨细可知也。然非其材之颖然迈于众人者不能也。官于南者多矣,予知其材之颖然迈于众人,能行吾说者,李材叔而已。
材叔又与其兄公翊仕同年,同用荐者为县,入秘书省,为著作佐郎。今材叔为柳州,公翊为象州,皆同时,材又相若也。则二州交相致其政,其施之速、势之便,可胜道也夫!其越之人幸也夫!其可贺也夫!

曾巩资料

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作者曾巩

曾巩(1019年9月30日-1083年4月30日),字子固,汉族,建昌军南丰(今江西省南丰县)人,后居临川,北宋散文家、史学家、政治家。曾巩出身儒学世家,祖父曾致尧、父亲曾易占皆为北宋名臣。曾巩天资聪慧,记忆力超群,幼..... 查看详情>>

曾巩代表作品: 《冬夜即事·印奁封罢阁铃闲》 《送蔡元振序》 《高松·高松高干云》 《凝香斋·每觉西斋景最幽》 《西楼·海浪如云去却回》 《醒心亭记》 《学舍记》 《西湖·湖面平随苇岸长》 《雨中王驾部席上》 《正月六日雪霁

古之人为一乡一县,其德义惠爱尚足以薰蒸渐泽,今大者专一州,岂当小其官而不事邪的意思

第一段,谈柳州人民的不幸。臧否历代柳州任职官吏。南越与中州从文化到经济存在着巨大的差异,所以很多官吏都不安心在那里任职。作者只用几笔,就勾画了这些患得患失、只为自己打算的官吏的嘴脸:一是车船还没有上路赴任,就已经在计算任满回京的日子了,“屈指计归日”的动作,入微地刻画了他们迫切望归的心情;二是都嫌官小,不值...

查看详情>>

注释 李材叔:名献卿,曾知阆州,作者的友人。 南越:古国名,在今广西一带地区。 中州:中原地区。 逆:有预先猜度之意。 倾摇解驰:意指心志动摇不定,政令松驰懈怠。 尔:这样。 中国:指建立在中原地区的汉族政权。 抚循:同“拊循”,抚慰。 闽(mǐn):建立在福建地区的古国名。 蜀:建立在四川盆地的古国名。 夷:古代用以泛指四方的少数民族...

查看详情>>

《送李材叔知柳州序》是北宋文学家曾巩所作的一篇送别赠序。作者以议论的形式,指出某些官吏只图个人安逸、名利,到偏远的越地作官不愿久居,因而导致那里越加落后的原因,并列举事实对辩护这种陋习的错误论调作了有力的批驳,最后满怀深情地鼓励和希望友人李材叔以其超群出众的才干治理柳州,做出政绩,改变那里的落后面貌,为偏远的越民带...

查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