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曾共山翁把酒时》赏析

朝代:唐代作者:李商隐古诗:九日·曾共山翁把酒时更新时间:2020-03-08
首联为追忆之辞又兼切重阳,诗人忆及曾与令狐楚共把酒之时,霜天白菊绕阶墀而在,对自己的赏识栽培宛然如在。白菊是令狐楚的最爱,亦是令节之景物,诗人触景思人,字句里怀楚之情,溢于言表。“霜天白菊”,自况最为精切。
颔联怀念令狐楚而又兼为诗人今日之遭际感伤不已。友人十年泉下消息全无,今日重阳诗人独自把酒,恍如隔世,思绪繁冗而悠长。“有所思”既缅怀追感令狐楚之厚遇栽培,亦怨恨令狐绹之冷遇排斥、不念旧情。今昔相形,父子对比,不能不益增感慨,统于沉思默想之“有所思”一语中,语淡情深,含蓄有味。
颈联埋怨令狐绹对自己的冷遇和排斥。上句借汉张骞事喻令狐楚能吸引人才,而“不学”二字,又伤心的是令狐绹不肖乃父,不能继承父风。既然如此,下句则承上言,只能以“楚客”自喻,行吟泽畔“咏江蓠”以终朝夕了。这两句双关之意显然,用典下字巧妙。
尾联寓悲凉于蕴藉,感叹令狐绹今官贵,门施行马,而己被拒于门外,再也受不到昔日的礼遇。这两句字里行间透出诗人内心沉重的忧郁,但内心仍希望令狐绹能回心转意,重视自己,接纳自己。
诗由重阳把酒赏菊展开联想,深情追怀令狐楚对自己的赏爱栽培,怨恨令狐绹对自己的冷遇排斥,今昔对照,感念怨愤交并。“十年”一联,将缅怀追思之情,长期牢落之感,今昔迥异之慨与“九日樽前”之现境融为一体,空灵含蕴,语浅情深。“有所思”三字束上起下,感念怨愤,耐人寻味,前后幅之过渡也很自然。后幅感情由深情缅怀转为怨怼不满,写法亦由微婉转为发露。
九日·曾共山翁把酒时:https://www.gushimi.org/gushi/24239.html
《送陵州路使君赴任》是盛唐诗人杜甫创作的五言排律。这首诗表现了杜甫“穷年忧黎元”的政治抱负,反映了国家大乱初定后的现实,具有重大的思想意义。开头四句为第一层,概括了安史之乱前后的政局,又说明了友人见用和不见用的原因。第五至八句为第二层,说国家急需贤良,赞友人辛苦赴任,祝好灰前程远大。九至十二句为第三层,是全诗核心所在。先说国家残破,府库贫乏,民不聊生,接着正面劝说友人做官要廉洁清白,平均赋役,言词中肯,“字字金石”。最后四句为第四层,先用对比的手法突出朝廷对友人的恩典,表达自己对友人的希望,然后归结题意,交待送别时间和地点。
这首诗作于唐代宗广德元年(763)秋,时杜甫在阆州(今四川阆中县)。诗中叙述了简用文人的理由,并鼓舞路使君能够锐意进取,坚持清白的操守,魏国为民,匡扶天下。

作者李商隐资料

赏析作者李商隐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溪生、樊南生,唐代著名诗人,祖籍河内(今河南省焦作市)沁阳,出生于郑州荥阳。他擅长诗歌写作,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和杜牧合称“小李杜”,与温庭筠合称为“温李”..... 查看详情>>

作者李商隐古诗作品: 《即日·一岁林花即日休》 《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 《夜雨寄北》 《无题·昨夜星辰昨夜风》 《嫦娥》 《写意·燕雁迢迢隔上林》 《无题·白道萦回入暮霞》 《登乐游原》 《代赠·楼上黄昏欲望休》 《锦瑟

《九日·曾共山翁把酒时》相关古诗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