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赋》赏析

朝代:南北朝作者:江淹文言文:恨赋更新时间:2018-11-05
文章开篇从“试望平原,蔓草萦骨,拱木敛魂”引入,作者看到这种情景,便抑制不住心中的惊惧,因此更想到古时那些饮恨而死的人。首段文字给人一种苍凉悲愤之感,奠定全文主题格调。
接下来从第二段到第九段,是赋作的第二部分,也是整篇文章的重点,第二部分列举了秦始皇、赵王迁、李陵王昭君、冯衍、嵇康这六个历史人物,以及类举了其他几种不同的人、他们各自不同的恨。秦始皇用武力削平天下,统一文法,秦王朝占据有利地形,易守难攻。而他又雄心勃勃,“方架鼋鼍以为梁,巡海右以送日”,勾画更远的蓝图,然而“一旦魂断”,生命戛然而止,此为始皇壮志未酬之恨;赵王迁做了俘虏,被迁徙到了房陵。他整天心神不宁,失去了美丽的姬妾及富丽堂皇的车马。置酒欲饮之时,悲愤首先填满心胸。即使“千秋万岁”,怨恨依然无尽无穷,此为赵王亡国辱身之恨;李陵在投降后,孤独惭愧,无从发泄和排解。他虽身在匈奴,但却心怀故国,欲报汉恩。然而生命短促,“握手何言”,此为李陵含冤莫白之恨;王昭君离汉北去,远嫁匈奴,仰天深深叹息。她离王宫逐渐远去,经过关隘山峦,行程漫漫,似乎没有尽头。边塞荒漠,风沙阵阵,白日西沉,孤雁零落,云色惨淡。“望君王兮何期”,此为昭君客死异乡之恨;冯衍当罪,被罢免归田。他闭门谢客,“左对孺人,顾弄稚子”,不与外界往来。他轻慢王侯公卿,在艺术创作上放荡不羁,敢想敢言。他虽然胸怀大志,但已经无从实现,此为冯衍仕途无望之恨;嵇康下狱,气概激昂。每天喝着浊酒,弹着素琴,萧条冷落,没有生机,他心中郁结着那种高迈不俗的情怀,夜不能寐,以盼天明,此为嵇康世道难容之恨。
文章概括完这六个典型历史人物的遗恨,又接着罗列了“孤臣”、“孽子”、“迁客”等失意之人的悲惨境遇,他们的命运犹如一颗颗尘埃,消失于世间;犹如喧嚣的战场,终归沉寂。从个体到大众的群像,从繁荣到衰败的变迁,江淹总结出他们虽然各自恨所不同,却逃不脱生命短暂、人人饮恨而吞声的结论。
《恨赋》让人颇有郁闷难抒之感,它是动乱时代人生无常的反映,同时也是江淹消极思想的产物。文章条理明晰,文辞隽丽,情景交融,浑然一体,它对于古人古事不是浓缩,而反加演绎。作者用清辞俪句着意描摹,借以发思古之幽情,抒慷慨之怀抱,从而形成与一般骈文不同的特点,既充分发挥赋体空间结构的优势,又能以情感主线加以贯穿。赋中的藻饰恰到好处,全文朗朗上口,痛快淋漓而有纵横排宕的气势。
宰予大白天睡觉,孔子说:“腐烂的木头不可以雕刻,用脏土垒砌的墙面不堪涂抹!对于宰予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责备的呢?”又说: “起初我对于人,听了他说的话就相信他的行为;现在我对于人, 听了他说的话却还要观察他的行为。这是由于宰予的事而改变。”

作者江淹资料

赏析作者江淹

江淹(444年-505年),字文通,南朝著名政治家、文学家,历仕三朝,宋州济阳考城(今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程庄镇江集村)人。江淹少时孤贫好学,六岁能诗。文章华著,十三岁丧父。二十岁左右在新安王刘子鸾幕下任职,开..... 查看详情>>

作者江淹古诗作品: 《青苔赋》 《别赋》 《休上人怨别》 《灯夜和殷长史诗》 《悼室人诗》 《古别离·远与君别者》 《恨赋》 《歌·芳洲之草行谷暮》 《咏美人春游诗》 《陶征君潜田居

《恨赋》相关文言文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