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曹参传》作品译文

朝代:两汉作者:班固文言文:萧何曹参传更新时间:2018-09-05
萧何,沛地人。因能写文书没有疵病而为沛主吏掾。高祖为平民时,萧何多次在吏事上袒护高祖。高祖作了亭长,又常帮助他。高祖以吏的身份到咸阳服役,小吏们都出钱三百为高祖送行,衹有萧何出了五百钱。秦御史监郡的人,和从事考察其职事,萧何于是被授予泗水郡卒吏一职,考课最优等。秦御史打算言于朝廷,征用萧何,萧何坚决请求,才得以未去。

等到高祖起事做了沛公,萧何曾经任丞督事。沛公到了咸阳,诸位将领都争相跑到储存金帛财物的府库去瓜分。衹有萧何先进去收藏起秦丞相御史的律令图书。沛公之所以详细地知道天下要塞,户VI多少;强弱分布,人民痛恨忧苦的事情,就是因为萧何收得了秦的图书。

起初,诸侯们互相约定,先进入函谷关击破秦的就在其地称王。沛公已经先平定了秦,项羽后到,要攻打沛公,沛公向他谢罪,才得以解脱。项羽于是在咸阳城进行屠杀焚烧,和范增谋划说:“巴蜀道路险阻,秦的移民都居住在蜀。”于是说:“蜀、汉也是关中的地盘。”于是立沛公为汉王,把关中地分为三份,把秦的降将封王来抗拒汉王。汉王很生气,要策划攻打项羽。周勃、灌婴、樊啥都鼓励汉王,萧何劝谏说:“虽然在汉中为王不好,但不是比死好些吗?”汉王说:“怎么就会死呢?”萧何说:“现在兵士不如人家多,百战百败,除了死还能怎样?《周书》说‘天给予却不去接受,反会遭受其害,。俗语说‘天汉’,以汉配天,名称非常美好。能够在一入之下受委屈,却在万乘诸侯之上伸张其志的,是商汤、武王。为臣希望大王在漠中称王,休养百姓,招致贤才,收用巴蜀的财力,回军平定三秦,就可以谋取天下了。”汉王说:“好。”于是去封国即位,任命萧何为丞相。萧何举荐韩信,汉王任命他为大将军,说服汉王使他领兵束进平定三秦,其事迹在《信传》。

萧何以丞相身份接管留守巴、蜀,镇抚、谕告境内百姓,使其供给军食。漠二年,汉王和诸侯攻打楚,萧何守在关中,侍卫太子,治理梁阳。制定法令规约,建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经常上奏,皇上许可的就去执行。如果来不及上奏,就按适宜的方式施行,皇上回来后再告诉皇上。计算户V1转运粮饷供给军需,汉王多次丧师逃跑,萧何经常征发关中兵士,立前线以补充,皇上因此把关中事务专门交给萧何。

汉三年,和项羽在京、索之间对峙,皇上多次派使者慰劳丞相。鲍生对萧何说:“现在大王曰晒衣裳,露湿车盖,却多次慰劳您,这是对您有疑心。为您着想,不如把您的子孙兄弟中能打仗的都派到军队中去,皇上就更信任您了。”于是萧何听从了他的计策,汉王非常高兴。

汉五年,已杀掉项羽,即了帝位,按功劳封赐,群臣争功,一年多难以决定,皇上因萧何功劳最大,先封为酆侯,食邑八千户。功臣们都说:“我们亲自披着锁甲,拿着兵器,多的经历百余战,少的也有几十回合,攻城略地,多少不等。现在萧何没有汗马功劳,衹是舞文弄墨发表议论,不去打仗,地位却在我们之上,为什么?”皇上说:“各位知道打猎的事吧?”都说:“知道。”又问:“知道猎狗吗?”回答说:“知道”。皇上说:“打猎,追杀野兽的是狗,而发纵指示野兽所处的是人。现在各位衹能追逐获得野兽,功劳和猎狗类似;至于萧何,发纵指示,功劳与猎人一样。而且各位衹是以己身跟随我,多的三两个人,萧何全族几十人都跟随我,功劳不可忘记!”以后群臣都不敢说了。

列侯受封完毕,上奏位次,都说:“平阳侯曹参受伤七十处,攻城略地,功最多,应列为第一。”皇上已经使功臣屈从而多封了萧何,至于位次没有办法再为难他们,然而心裹想让萧何位居第一。当时关内侯鄂秋为谒者,进言说:“群臣的议论都不对。曹参虽然有野战略地的功劳,这衹是一时的事。皇上与楚相持五年,损兵折将,多次轻身逃跑,然而萧何常从关中派军队来补充。不是皇上诏令召来士卒,却有数万人在皇上乏绝时赶到。汉与楚在荣阳相守多年,军中没有现存的粮食,萧何从关中转运粮饷,供给不缺。陛下虽多次丢失山东,萧何常保全关中以待陛下,这是万世的功劳。现在即使没有曹参这样的人一百个,汉又能损失什么呢?汉的获得不一定非等待他们才能保全。为什么要以一旦之功加于万世之功之上呢!萧何应当第一,曹参次之。”皇上说:“好。”于是令萧何为第一,恩赐佩剑穿履上殿,进朝廷不必小步急行。皇上说:“我听说进贤要受上赏,萧何功劳虽高,有了鄂君才得以彰明。”于是在鄂秋原来所食关内侯邑二千户之上,又加封为安平侯。这天,全部封赏萧何的父母兄弟十几人,都有食邑。又加封萧何二千户,“用来报答在咸阳服役时惟独萧何多送我二百钱。”

陈稀反叛,皇上亲自率军,到了邯郸。韩信在关中谋反,吕后采用萧何的计策杀了韩信。在《信传》有记载。皇上听说已杀了韩信,派使者拜丞相为相国,加封五千户,命令士卒五百人和一个都尉为相国护卫。诸君都庆贺,衹有召平表示哀悼。召平,是原来秦的束陵侯。秦灭亡后,成为平民,很穷,在长安城东种瓜,瓜非常甜美,所以世间所谓“束陵瓜”,就是从召平开始的。召平对萧何说:“灾祸从此开始了。皇上露营在外,而您在朝中留守,没有遭受箭石之苦,而给您加封置卫,是因为现在淮阴侯刚在内部反叛,对您有疑心。给您配置守卫护卫您,不是用来恩宠您的。希望您辞谢封赏不受,以全部家产资助军队。”萧何听从了召平的计策,皇上很高兴。

这年秋天,黥布造**,皇上亲自率军攻打,多次派使者问相国在做什么。回答说:“因为皇上在军中,所以相国安抚勉励百姓,倾家所有资助军事,像陈稀造**时那样。”门客又劝说萧何道:“您不久就会被灭族了。您位为相国,功劳第一,无以复加。然而您刚入关时,本来很得民心,已有十几年了。都已亲附您了,您仍孜孜不倦以得民和。皇上之所以多次问您,是怕您倾动关中。现在您为什么不多买田地,低息借贷以自损声名,皇上一定会安心。”于是萧何听其计策,皇上于是很高兴。

皇上平定黥布后归来,百姓在路上拦住皇上,上书说相国强行贱买百姓田宅数千人。皇上回朝后,萧何去谒见。皇上笑道:“现在相国竟向百姓取利!”把百姓上的书都给了萧何,说:“您自己向百姓谢罪吧!”之后萧何为百姓请求说:“长安地窄,上林中有很多空地,丢弃不用,希望能让百姓进去耕种,不要收了藁秸做兽食。”皇上大怒道:“相国接受了人的很多贿赂,替他们请求我的林苑!”于是把萧何下交给廷尉,带上刑具拘禁起来。数El后,王卫尉侍奉皇上,上前问道:“相国犯了什么大罪,陛下那么粗暴地拘禁他?”皇卜说:“我听说李斯为秦皇帝作丞相,有善行就归于主上,有错就归于自己。现在相国受了商人贿赂,为他们请求我的林苑,来自己讨好于百姓,所以拘捕治罪。”王卫尉说:“供职办事有利于民的就向上请求,是真正的宰相的责任。陛下怎么能怀疑相国接受了商人的钱呢!况且陛下抗拒楚军数年,陈、黥布反叛时,陛下亲自率军前往,那时相国守在关中,关中稍有举动关西就不归陛下所有了。相国不在此时图利,难道会贪图商人的钱吗?而且秦因为听不进说自己的过错而丢掉了天下,李斯的与君分过,又何足效法!陛下何至于把宰相看得此浅薄!”皇上不高兴。这一天,派使者拿着符节赦免放出了萧何。萧何年纪已老,一向恭谨,光着脚入朝谢罪。皇上说:“相国不要这样!相国为百姓请求我的林苑未得允许,我不过是桀纣之主,而相国是贤相。我之所以拘捕相国,是想让百姓知道我的过错。”

高祖崩,萧何事奉惠帝。萧何病重,皇上亲自去探望他,于是问道:“您百岁之后,谁可以代替您呢?”回答说:“没有比主上更了解臣下的了。”皇帝说:“曹参怎么样?”萧何顿首说:“皇上得到贤才了,我死而无憾了!”

萧何买田宅一定在贫穷偏僻之地,治家不修有院墙的房屋,说:“假使后代贤能,将学习我的俭朴;不贤,也不会被权势之家所侵夺。”

孝惠二年,萧何薨,谧号文终侯。其子萧禄继承他,薨,没有儿子。高后于是封萧何夫人同为酆侯,小于萧延为筑阳侯。孝文元年,罢免同,改封萧延为酆侯。薨,其子萧遣继承他。萧遣薨,没有儿子。文帝又让萧遣的弟弟萧则继承,因为有罪而罢免。景帝二年,韶令御史:“已故相国萧何,是高皇帝的大功臣,参与遇争取天下的大事。现在他的后代绝灭,朕很怜惜他。可把武阳县二千户封给萧何孙萧嘉为列侯。”萧嘉,是萧则的弟弟。薨,其子萧胜继承,后来有罪罢免。

武帝元狩中,又下诏御史:“把邓地两千四百户封萧何曾孙萧庆为邓侯,布告天下,使天下明知朕报答萧相国的恩德。”萧庆,是萧则的儿子。薨,其子寿成继承,因为献给太常的牺牲瘦瘠获罪罢免。宣帝时,诏令丞相御史查询萧相国后代尚存的人,找到玄孙建世等十二人,又下诏把郑二千户封建世为酆侯。传子至孙萧获,因指使奴仆杀人而以减死论罪。帝时,又封萧何玄孙之子南繦长萧喜为酆侯。传子至于曾孙。王莽失败后就绝灭了。

曹参,沛地人。秦时做狱掾,而萧何做主吏,在县裹都是吏之豪长。高祖做沛公,曹参以中涓身份随从。进攻胡陵、方,攻打秦监公军,大胜。向东到薛,击破泗水守军于薛郭西。又攻打胡陵,占领了它。转守方与。方与反叛降魏,击破了它。丰反叛降魏,攻打它。赐爵为七大夫。向北击破司马欣军于赐束,占领狐父、祁的善置。又攻打下邑以西,到虞,击秦将章邯车骑。攻辕戚及亢父,率先登城。升为五大夫。向北救援束阿,击破章邯军,冲锋陷阵,追至濮阳。攻占定陶,占领临济。向南救援雍丘,攻打李由军,大胜,杀死李由,俘虏秦候一人。章邯破杀项梁时,沛公与项羽率兵向东,楚怀王封沛公为彊邓长,率蛋郡兵。于是封萱参为执帛,号为建成君。升为戚公,隶属阳郡。

之后随从攻打束郡尉军,在成武南打败它。在成阳南攻打王离军,又攻打杠里,大胜。追击败军,西至开封,攻打赵贲军,得胜。把趟贲围在开封城中。向西攻打秦将杨熊军于曲遇,得胜,俘虏秦司马和御史各一人。升为执珪。随从向西攻打阳武,到辗辕、缑氏,阻绝黄河渡口。攻打赵贲军于尸北,得胜。随从向南攻打肇,和南阳守畸战于阳城郭东,冲锋陷阵,占领宛,俘获崎,平定南阳郡。随从向西攻打武关、蛲关,占领了二地。前行攻打秦军于蓝田南,又在夜裹袭击其北军,大胜,于是到咸阳,击破秦。

项羽到,封沛公为汉王。汉王封曹参为建成侯。跟随到了汉中,升为将军。又跟随回去平定三秦,攻打下辨、故道、雍、牦。在好峙南攻打章平军,得胜,包围好峙,占领壤乡。在壤束和高梁攻打三秦军,得胜。又包围章平,章平从好峙逃走。于是攻打赵贲、内史保军,得胜。向东攻取咸阳,改名为新城。曹参率兵守景陵二十三天,三秦派章平等攻打曹参,曹参出击,大胜。把宁秦赐给他作为食邑。以将军身份率军围困章邯于废丘;以中尉身份跟随汉王出临晋关。到河内,至脩武,渡过围津,向东攻打龙且、项佗于定陶,得胜。向东占领碣、萧、彭城。攻打项籍军,汉军大败而逃。曹参以中尉身份围取雍丘。王武在外黄反叛,程处在燕反叛,曹参进击,全部获胜。柱天侯在衍氏反叛,曹参进军破取了衍氏。在昆阳攻打羽婴,追到叶。回去攻打武彊,于是到了荣阳。曹参从漠中做将军中尉,跟随攻打诸侯,等到项王失败,又回到阳。

汉二年,拜为假左丞相,进入关中屯兵。一个多月后,魏王豹反叛,以假丞相身份另外与韩信在束边攻打魏将孙邀驻守的束张,大胜。接着攻打安邑,俘虏魏将王襄。在曲阳攻打魏王,追到束垣,生俘魏王豹。占领平阳,俘获豹母亲妻儿,全部平定魏地,共五十二县。赐食邑平阳。于是跟随韩信在邬东攻打趟相国夏说军,大胜,杀死夏说。韩信和以前的常山王张耳率兵下井陉,攻打成安君陈余,命令曹参回去把赵别将戚公围困于邬城中。戚公逃跑,追杀了他。于是率兵到汉王所在地。韩信已打败了趟,做了相国,向东攻打齐,曹参以左丞相身份跟随。攻破齐历下军,于是占领临淄。回去平定济北郡,收复着、漯阴、平原、鬲、卢。然后随韩信在上假密攻打龙且军,大胜,杀龙且,俘亚将周兰。平定齐郡,共得七十县。俘获原齐王田广相田光,守相许章,以及原将军田既。韩信被立为齐王,率兵向东到陈,和汉王共破项羽,曹参留下平定齐还没有降服的地方。

汉王即皇帝位,整信改封为楚王。茎参交回相印。直狙封长子窒巡为变王,任命萱参为相国。直担六年,与诸侯剖符,赐萱皇爵为列侯,食邑芒堕一万零六百三十户,世代不绝。

曹参以齐相国身份攻打陈稀将张春,得胜。黥布造**,曹参跟随悼惠王率车骑十二万,和高祖合击黥布军,大胜。向南到蕲,回师平定竹邑、相、萧、留。

曹参的功绩:共攻取二国,一百二十二县;俘王二人,相三人,将军六人,大莫踯、郡守、司马、候、御史各一人。

孝惠元年,废除诸侯相国之法,改以曹参为齐丞相。曹参相齐时,齐有七十座城。天下刚平定,悼惠王年轻,曹参召集所有的长老诸先生,问安集百姓的办法。而齐老儒数以百计,每个人说得都不一样,曹参不知怎样确定。听说胶西有个盖公,善于研究黄老之言,派人以厚礼请他。见了盖公,盖公对他说平安之道贵在清静而百姓自会安定,以此类推详细论述。曹参于是避离正堂,让盖公住在那裹。他的施政要领采用黄老之术,所以为齐相九年,齐国安集,人们大相称赞他为贤相。

萧何薨,曹参听说后,告诉舍人赶快置办行装,“我将入朝为相。”过了不久,使者果然来召曹参。曹参要离开了,嘱咐接其相位的人说:“把齐的狱讼和市集贸易托付给你,千万不要侵扰它。”后相说:“治国难道没有比这更大的事吗?”曹参说:“不是的。狱讼和市集贸易,是用来兼容并包的地方,如果您侵扰了它,奸人在哪裹容身呢?所以我把这件事放在最先。”

最初曹参微贱时,和萧何友善,等做了宰相,二人有矛盾。到萧何将死,推举的贤人衹有曹参。曹参代替萧何做相国,所有的事都无所变更,全部遵照萧何的约定。选择郡国小吏出身,不善文辞的忠厚长者,就召拜为丞相史。小吏中解释法律条文深刻,想求得声名的,都排斥在外。日夜饮酒,卿大夫以下官员及宾客见曹参无所事事,来的人都想进言劝说。人一到,曹参就用醇酒给他喝,揣测他要说话了,就再让他喝酒,喝醉了之后才回去,终于没人能开口说,便习以为常了。

相府后园靠近小吏的住所,小吏在住所裹天天喝酒唱歌,从吏深以为患,拿他们没办法,便请曹参游后园。听见小吏醉后唱歌,从吏希望相国召来审问。曹参却反而叫人取酒铺陈坐喝,大声唱着与其相和。

曹参见人有小过错,便为他遮掩,府中平安无事。

曹参的儿子曹笛为中大夫。惠帝怪相国不理政事,以为“难道是看我年轻吗?”于是对曹宙说:“你回去,试着私下平常随意地问你父亲:‘高帝刚弃群臣而去,帝年富力强,您为相国,天天喝酒,无所事事,怎么能为天下分忧呢?’但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曹亩休假回家,有空的时候,自随其意劝谏曹参,曹参生气地责打他二百下,说:“快去入朝侍奉,天下事不是你应当说的。”到上朝时,帝责备曹参说:“与曹宙有什么关系呢?那是我让他讽谏你的。”曹参脱帽谢罪说:“陛下自己觉得圣明英武比高皇帝如何?”皇上说:“我怎么敢与先帝比!”曹参说:“陛下看我和萧何谁贤能?”皇上说:“您好像不如他。”曹参说:“陛下说得很对。高皇帝与萧何平定天下,法令已明白具备,陛下垂衣拱手,曹参等谨守职责,遵守而不丧失,不也可以吗?”惠帝说:“好!您去休息吧。”

曹参做相国三年,薨,谧号懿侯。百姓歌颂他说:“萧何制法,和如画一;曹参代之,守而不失。乘此清平,民得安宁。”

曹茁继承侯位,高后时位至御史大夫。传国到曾孙曹襄,武帝时为将军,攻打匈奴,薨。其子曹宗继承,犯罪,被罚作筑城劳役。到哀帝时,才封曹参玄孙之孙曹本始为平阳侯,食邑二千户,王莽时薨。其子曹宏继承,建武中首先降服河北,封平阳侯。至今已有八侯。

赞日:萧何、曹参都出身于秦的刀笔小吏,当时平庸没有超群的作为。汉兴起,仰仗日月的余光,萧何因诚信谨慎守持管籥,曹参与韩信一起征伐。天下平定后,顺应百姓痛恨秦法的心理,依民所向重新开始,二人同心,于是海内得以安定。淮阴、黥布等已绝灭,衹有萧何、曹参拥有功名,位于群臣之上,声名流传后世,为一代受众人敬仰之臣,使后代得到恩荫,真盛大啊!
张良字子房,祖先是韩人。祖父开地,做韩昭侯、宣惠王、襄哀王的相。父亲张平,做厘王、悼惠王的相。悼惠王二十三年,张平死。死后二十年,秦减韩。张良年轻,没在韩做官。韩亡,张良的家奴有三百人,弟弟死了不葬,以全部家财寻求刺客杀秦王,为韩报仇,因为父祖做过五代韩相。

张良曾在淮阳学礼,向东行见到仓海君,找到一个大力士,做铁椎重一百二十斤。秦皇帝束游,到博狼沙中,张良和刺客伏击秦皇帝,误中副车。秦皇帝大怒,大规模搜索天下,非常急于找到贼人。张良于是改换名姓,逃避在下邳。张良曾得空悠闲地在下邳桥上漫步,有一老头,穿着粗布衣,走到张良面前,故意把鞋掉在桥下,回头对张良说:“小孩子下去拾鞋!”张良很惊奇,想打他。因为他老了,便强忍着,下去拾鞋,于是长跪献上。老头伸出脚穿上它,笑着走了。张良非常吃惊。老头离开一里左右,又回来,说:“年轻人值得教诲。五天以后平明时,在遣裹等我。”张良觉得奇怪,长跪着说:“行。”五天后平明,张良去了。老头已先到了,怒斥道:“和老人相约,后到,为什么?走,五天后早点来见。”五天后,鸡呜时去。老头又先到,又怒斥说:“晚到,怎么回事?走,五天后再早来。”五天后,张良半夜前去。过了一会儿,老头也来了,笑道:“应该逭样。”拿出一编书,说:“读了它便能当王者的老师。十年后兴起。过十三年,年轻人来见我,济北谷城山下的黄石就是我。”便离开不见了。天亮后看那书,是《太公兵法》。张良于是很惊奇,常诵习它。

住在下邳,爱打抱不平。项伯曾杀人,躲避在张良那里。

十年后,陈涉等起事,张良也聚集少年一百多人。景驹自立为楚假王,在留。张良想去追随他,走在路上遇到沛公。沛公率几千人攻占下邳,退旦便跟随了他。2蚣拜退皇做厩将。蛋皇多次向沛公讲《太公兵法》,沛公很高兴,常采用他的计策。张良向别人说,都不明白。张良说:“沛公大概是天授之才。”便跟随他不再离开。

沛公到薛,会见项梁,一起拥立楚怀王。张良便劝说项梁道:“您已立了楚的后代,韩公子横阳君成贤能,可以立为王,多树党羽。”项梁派张良找韩成,立为韩王。任张良作韩司徒,和韩王率一千多人向西攻占韩地,攻占了好几个城,秦又都收复了,在颖川往来打游击。

沛公从洛阳向南出辗辕,张良带兵跟着沛公,攻下韩十多个城,攻打杨熊的军队。沛公便命韩王成留守阳翟,和张良一起向南,攻占宛,向西进入武关。沛公想用两万人攻打秦蛲关下军,彊良说:“秦兵还强,不可轻视。臣听说其守将是屠户之子,商贾小人容易用利来动摇。希望沛公暂且留在壁垒中,派人先行,为五万人准备饭食,在各山上增加旗帜,设疑兵,派郦食其拿着重实诱惑秦将。”秦将果然要联合共同西攻盛阳,沛公要听从他们。张良说:“这衹是将领想反叛,士兵恐怕不服从。不服从一定危险,不如趁其松懈攻打他们。”沛公便率兵进攻秦军,大胜。追赶他们到蓝田,再次作战,秦兵彻底失败。于是到了咸阳,秦王子婴投降沛公。

适公入画,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妇女数以千计,想留下住在那裹。樊啥劝谏,沛公不听。张皇说:“台不行大道,所以!蚣能到这裹。为天下除去凶残暴虐之人,应该以朴素来显示本色。现在刚入秦,便安于享乐,造就是人们所说的‘助桀为虐’。并且‘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希望沛公听从樊啥的话。”沛公于是又回去驻扎霸上。

项羽到鸿门,要攻打沛公,项伯夜裹跑到沛公军中,私下见张良,想和他一起离开。张良说:“臣为韩王送沛公,现在事情紧急,逃跑不义。”便都告诉了沛公。沛公很惊骇,说:“怎么办?”张良说:“沛公真的要背叛项王吗?”沛公说:“有个小人劝我把持关口不放入诸侯,可在秦地称王,便听从了他。”张良说:“沛公自己觉得能打退项王吗?”沛公沉默,说:“现在怎么办?”张良于是邀请项伯见沛公。沛公和项伯喝酒,为他祝寿,联姻,让项伯向项羽详细说明沛公不敢背叛项王,把持关口的原因是防备别的盗贼。项羽后来罢休,事载《羽传》。

汉元年,沛公做汉王,领有巴蜀之地,赏张良百镒黄金,二斗珍珠,张良都献给了项伯。汉王又接着叫张良用厚礼送给项伯,让他请求汉中之地。项王同意了。汉王到封国去,张良送到裹中,派张良回韩。张良于是劝汉王烧毁栈道,向天下表示没有归还之心,来稳住项王的心。便让张良回去了。一边走,一边烧毁栈道。

张良回到韩,听说项羽因为张良跟随汉王,不让韩王成回国,和他一起东行,到彭城杀了他。当时汉王回去平定三秦,张良便写信给项羽说:“汉王失职,想占关中,按约定停止,不敢再往东行。”又把齐的反书送给项羽,说:“齐和趟要共同灭亡楚。”项羽因此向北攻齐。

张良便从小道回汉。汉王任张良做成信侯,从束攻楚。到彭城,汉王失败回来。到下邑,汉王下马靠着鞍问道:“我想把关以束让给别人,谁能和我一起建功?”张良说:“九江王布,楚猛将,和项王有矛盾,彭越和齐王田荣在梁地反叛,这两个人可以在紧急时使用。汉王大将衹有韩信可交付大事,独挡一面。如果要让出关东之地,让给这三个人,楚可以攻破。”汉王便派随何劝说九江王布,又派人联合彭越。到魏王豹反叛,派韩信专门率兵向北攻打,于是攻下燕、代、齐、赵。然而最终攻破楚的,是这三个人的力量。

张良多病,不曾专门率兵,常作为策划之臣,时时随从。

汉三年,项羽在荣阳急围汉王,汉王忧虑恐慌,和郦食其谋划削弱楚的权力。郦生说:“从前汤伐桀,封其后人于杞;武王杀纣,封其后代于宋。现在秦不行大道,消灭六国,没有立锥之地。陛下果真能再立六国的后代,他们都感激陛下的德义,愿做您的奴仆。德义已行,面向南称霸,楚一定会恭敬地来朝见。”汉王说:“好。赶快刻印,先生去授与他们。”

郦生还没走,张良从外面来谒见汉王。汉王正吃饭,说:“有门客为我谋划削弱楚权。”把郦生的计谋都告诉了张良,说:“子房看怎么样?”张良说:“谁给陛下策划的?陛下的大事要完了。”汉王说:“为什么?”张良说:“臣请求用面前的箸子来比划。从前汤武伐桀纣而分封其后代,是估计能制他们的死命。现在陛下能制项籍死命吗?这是第一个不行的原因。武王攻入殷,表彰商容、箕子之家,封比干之墓,现在陛下能吗?这是第二个不行的原因。打开钜桥的粮仓,散发鹿台的财物,来赏赐贫困者,现在陛下能吗?这是第三个不行的原因。灭殷事完,收起兵车制成轩车,倒放干戈,表示不再用,现在陛下能吗?这是第四个不行的原因。让马在华山之阳休息,表示无可作为,现在陛下能吗?这是第五个不行的原因。让牛在桃林的原野上休息,天下不再征税,现在陛下能吗?这是第六个不行的原因。并且现在天下的游士,告别亲戚,抛弃坟墓,离开故友,来跟随陛下,衹是日夜盼望有咫尺的地方。现在却封立六国后代,天下无处可再封立,游士各自回去事奉自己的主人,跟随亲戚,重交旧友,谁跟陛下攻取天下呢?这是第七个不行的原因。而且如今衹有楚国强大如果六国又去屈从它,陛下怎能统治他们呢?这是第八个不行的原因。如果真用了这个计策,陛下的事业就完了。”汉王停止吃饭,吐出口中的食物,骂道:“混账儒生,几乎坏了你老子的事!”命令赶快销毁封印。

以后韩信灭齐后想自立为齐王,汉王发怒。张良劝说汉王,汉王让张良授与齐王信印。事在《信传》。

五年冬天,汉王追赶楚军到阳夏南部,战斗不利,坚守固陵军垒,诸侯到约定H期不来。张良劝说汉王,汉王采用他的主意,诸侯都来了。事在《高纪》。

汉六年,封功臣。张良不曾有战功,高帝说:“运筹帷幄,决定千里之外的胜利,是子房的功劳。自己挑选齐三万户。”张良说:“开始臣从下邳起家,和皇上在留相见,这是天把臣交给陛下。陛下采用臣的计策,幸而有时料中,臣希望赐封留就够了,不敢承当三万户。”便封张良做留侯,和萧何等一起受封。

皇上封了大功臣二十多人,其余的H夜争功不能决定,没有能分封。皇上住在雒阳南宫,从天桥上看见将领们常常几个人相对私语。皇上说:“这是说什么?”张良说:“陛下不知道吗?这是谋反。”皇上说:“天下刚刚安定,为什么谋反?”张良说:“陛下起身于平民,和这些人一起夺得天下,现在陛下成了天子,所封的都是萧、曹等故交亲善的人,所杀的都是平素仇恨的人。现在军官计算功劳,天下不够普遍分封。这些人怕陛下不能全封,又怕被怀疑有过失而杀害,所以聚集起来谋反。”皇上于是担心地说:“那怎么办呢?”张良说:“皇上平素怨恨的人,群臣都知道的,谁最厉害?”皇上说:“雍齿和我有旧仇,多次侮辱使我受窘,我想杀他、因为功劳多,不忍心。”张良说:“现在赶快先封雍齿,以昭示群臣,群臣见雍齿先受封,便人人坚定了。”于是皇上摆酒,封雍齿做什方侯,并赶紧催促丞相御史计功封赏。群臣喝过酒,都高兴地说:“雍齿都被封侯,我们不担心了。”

刘敬劝皇上建都关中,皇上迟疑不定。左右大臣都是山东人,多劝皇上建都雒阳,说:“雒阳束面有成皋,西面有骰醒,背朝河面对雒,它的坚固足以依靠。”张良说:“雒阳虽有这样险固的地形,但面积小,不过几百里,土地不肥,四面受敌,这不是用武的地方。关中左有骰函,右为陇蜀,沃野千里,南面有巴蜀的丰饶,北面有胡地畜牧之利,三面险阻以固守,单开一面向东控制诸侯。诸侯安定,河、渭漕运天下物资,向西供给京师;诸侯有难,顺流而下,足可以转运。这便是所说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国。刘敬说得对。”于是皇上当天起驾,向西建都关中。

张良跟着入关,身体多病,炼气养生不食五谷,一年多闭门不出。

皇上想废太子,立戚夫人的儿子趟王如意。很多大臣争辩,没能改变皇上的决心。吕后害怕,不知怎么办。有人对吕后说:“留侯善于谋划,皇上信任他。”吕后便派建成侯吕泽劫住张良,说:“您多年做皇上的谋臣,现在皇上每天都打算换太子,您怎能高枕无忧?”张良说:“以前皇上多次在急困中,能有幸采用臣的计策;现在天下安定,因为偏爱而更换太子,骨肉之间,即使有我们一百人又有什么用?”吕泽坚持要求说:“给我出个主意。”张良说:“这难用口舌去争。想皇上不能招来的有四个人。四个人已经年老,都因为皇卜慢待士人,所以逃避山中,守义不做汉臣。但皇上尊敬这四个人。现在您果真能不惜金玉璧帛,让太子写信,谦辞安车,再让善辩者坚请,应当会来。来了以后就把他们作为贵客,时常带着入朝,让皇上看见,对太子是一个帮助。”于是吕后让吕泽派人带着太子的信,谦辞厚礼,迎这四人。四人到了,住在建成侯那裹。

汉十一年,黥布谋反,皇上有病,想让太子去攻打。四人商量说:“我们来是为了保住太子。太子率兵,事情危险了。”便劝建成侯说:“太子率兵,有功而地位不会提高,无功便从此遭祸。并且和太子一起出征的各将帅,都是和皇上平定天下的猛将,现在让太子率领他们,这无异于让羊率领狼,都不肯被使用,一定会没有战功。臣听说‘母亲受宠,所生之子也会受到抚爱’,现在戚夫人一夜侍奉皇上,趟王常在面前,皇上说‘到底不能让不肖的儿子位于爱子之上,,表明他一定会代替太子的地位的。您为什么不赶快请吕后找机会对皇上哭诉,说:‘黥布,天下的猛将,善于用兵,现在各将领都是以前和陛下同辈的人,现在派太子率领,这些人不能被使用,并且黥布听说后,便会击鼓西进了。皇上虽然有病,勉强乘坐辎车,躺着监督他们,各将领不敢不尽力。皇上虽然劳苦,勉强为妻儿打算一下。”’于是吕泽夜裹会见吕后。吕后找机会向皇上哭诉,都按四人的意思。皇上说:“我想过了,混小子本来不能派遣,你老子自己去吧。”于是皇上自己率军束征,群臣留守,都送到霸上。张良有病,勉强起身到曲邮,见到皇上说:“臣应随从,病得厉害。楚人强悍,希望皇上小心不要和楚争雄。”接着劝皇上让太子做将军监督关中之兵。皇上说“子房虽然生病,勉强躺着教导太子”。这时叔孙通已做了太傅,张良负责少傅工作。

汉十二年,皇上打败黥布回来,病得更加厉害,愈发想更换太子。张良劝谏不听,因病不上朝。叔孙太傅引古事说讲,以死为太子争位。皇上假装答应他,仍想换太子。设宴会时,摆酒,太子侍奉。四人跟着太子,年纪都八十多,头发眉毛雪白,衣冠不凡。皇上奇怪,问道:“这是干什么的?”四人上前答话,各说自己的姓名。皇上便吃惊地说:“我邀请您们,您们逃避我,现在您们为什么自己跟我儿子交游呢?”四人说:“陛下轻视士人爱骂人,我们为义不受辱,所以害怕而逃避。现在听说太子仁孝,恭敬爱惜士人,天下没有不伸着脖子愿为太子死的,所以我们前来。”皇上说:“有幸烦劳各位终于能来调教护卫太子。”

四人祝寿完毕,趋步离开。皇上目送他们,叫来戚夫人指给她看说:“我想换太子,这四人为他辅佐,羽翼已成,难动摇了。吕氏真的是你的主子。”戚夫人哭泣,皇上说:“给我跳楚舞,我给你唱楚歌。”唱道:“鸿鹄高飞,一冲千里。羽翼已成,横渡四海。横渡四海,又能怎样!便有弓箭,又有何用!”唱了几曲,戚夫人呜咽哭泣。皇上起身走开,撤酒。最终没有更换太子,这是张良招来这四人的功劳。

张良跟随皇卜攻代,出奇谋攻下马邑,到立萧相国,和皇上从容谈论天下事很多,不是讲天下所以兴亡的,所以不记录。张良于是声言:“家中世代做韩相,到韩亡,不惜万金财产,为韩向强秦报仇,天下震惊。现在凭三寸舌头做帝王的老师,封邑万户,位在列侯,这是平民的极至,对张良足够了。希望放弃人间之事,跟赤松子云游。”便学习道家之说,想修炼成仙。高帝去世,吕后认为张良有德,便强给他俸禄,说:“人生一世,像白驹过隙,为什么像这样使自己受苦!”张良不得已,勉强接受。六年后死。谧号文成侯。

起初张良在下邳桥上见到的给他书的老人,十三年后他随高帝经过济北,果然找到了谷城山下的黄石,拿回去珍重祭祀。等张良死后,一起葬了黄石。每次上坟和伏腊时都祭祀黄石。

儿子不疑继承侯位。孝文三年因不敬罪。被除国。

陈平,阳武户牖乡人。小时候家裹穷,喜欢读书,研究黄帝、老子的学问。有三十亩田。和哥哥陈伯住在一起。陈伯常种田,让陈平去游学。陈平为人高大漂亮,有人间陈平:“家裹穷吃什么这么胖呢?”他嫂子恨陈平不在家种田,说:“也是吃糠皮呗。有这样的小叔,不如没有!”陈伯听到后,赶走了他的妻子。

等陈垩长大,可以娶妻了,富人没人嫁给他,穷的速垩又嫌弃。很久以后,户胪富人退负有孙女,嫁了五次丈夫都死了,没人敢娶,速垩想娶她。邑中有大丧事,速平家裹穷去帮忙料理丧葬之事,早出晚归以多得报酬。张负在治丧处见到他,衹觉得他不凡,陈平也因故晚走。张负跟速王到他家,家住在背城墙的陋巷,用席当门,但门外有很多显贵者的车辆。张负回去,对儿子蛋仕说:“我想把孙女嫁给陈平。”张仲说:“陈平贫穷不做事,全县的人都笑话他的行事,为什么单把女儿嫁给他?”张负说:“像陈平这么一表人才难道会长期贫穷吗?”终于把孙女嫁给了他。因为陈干家穷,便借钱给他行聘,给他酒肉资助娶妻。张负告诫孙女说:“不要因为他穷,侍奉不小心。事奉哥哥陈伯要像事奉你父亲,事奉嫂子要像事奉你母亲。”陈平娶了张氏女,资用曰益丰富,交游更加广泛。

里中举行社祭,陈平做主持,分肉很平均。里中的父老说:“陈孺子这主持的真好!”陈平说:“唉,如果让陈平得以主持天下,也像这肉一样!”

陈涉起事称王,派周市攻占地盘,立魏咎做魏王,和秦军在临济开战。此前陈平已辞别哥哥陈伯,跟着一些年轻人去事奉魏王咎,作太仆。劝说魏王,王不听。有人诬陷他,陈平逃离。

项羽攻地到河上,陈平去追随他,跟着入关灭秦,赐爵为卿。项羽往东到彭城称王,汉王回去向东平定三秦。殷王反叛楚,项羽便任陈平做信武君,率魏王在楚的门客去攻打,殷投降后回来。项王叫项悍拜陈平做都尉,赐二十镒黄金。没过多久,汉攻下殷。项王大怒,要杀平定殷的人。陈平害怕被杀,便封好黄金和印,派人还给项王,速平从小路带剑逃跑。渡河,船夫看他是漂亮的男子,单独行路,疑心他是逃亡的将领,腰下会有金玉实物,看着他,想杀陈平。陈平心裹害怕,便解下衣服裸身帮着划船。船夫知道他没钱,才罢休。

速垩于是到恺武投降选,通过魏翅翅求见汉王,牡召见他。这时,万石君亘童作中涓,接受速垩的谒见。速平等十人一起上前,赐给他们食品。王说:“散会,回客舍吧。”速垩说:“臣有事而来,要说的不能超过今天。”于是汉王和他谈话并很赞赏,问道:“您在楚做什么官?”陈平说:“作都尉。”当天拜陈平作都尉,让他陪乘,掌管监护军队。将领们都哗然,说:“大王一天得到楚的逃兵,不知高低,便立即与他一起乘车,让他监护辈分高的人!”汉王听说后,更加宠幸陈乎,便带他去向东讨伐项王。到彭城,被楚军打败,带兵回来。收拢散兵到荣阳,任陈平作亚将,隶属韩王信,驻军广武。

周勃、灌婴等人诬陷陈平说:“陈平虽是美男子,好比冠上的玉,内裹未必有才。听说陈平在家时私通他嫂子;事奉魏王不被容纳,逃走追随楚;随楚不行,又逃来追随汉。现在大王尊敬他,给他官做,让他监护军队。臣听说陈平使用将领,给他钱多的派在好地方,给他钱少的派在坏地方。陈平,是反覆无常的乱臣,希望王明察。”汉王怀疑他,责备无知,问道:“有这事吗?”无知说:“有”。汉王说:“您为什么说他是贤人?”答道:“臣所说的,是才能;陛下所问的,是德行。即使有尾生、孝已那样的德行,却对胜败成数没有益处,陛下哪裹顾得上用他呢?现在楚汉相争,臣推荐有谋略的士人,衹是看他的计策确能利于国家。私通嫂子接受贿金又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汉王召见陈平问道:“我听说先生事奉魏不顺,事奉楚又离去,现在又跟我交游,诚信之人难道是如此三心二意吗?”陈平说:“臣事奉魏王,魏王不能听臣的话,所以臣离开他去事奉项王。项王不信任别人,他任用喜欢的人,不是姓项的就是他妻子的兄弟,即使有奇才之士也不能用。臣在楚听说汉王能用人,所以归依大王。裸着身体而来,不接受别人的钱便没有本钱办事。臣的谋划确有可采用的,希望大王采用;如果没有可采用的,大王赐的钱都在,请封查缴公,我可以请求辞官回家。”汉王便道歉,重赐财物,拜为护军中尉,监护全部将领。将领们才不敢再说什么。

其后,楚急攻,阻断汉运输粮草的通道,在荣阳城包围汉王。汉王担心,请求割让荣阳以西求和。项王不许。汉王对陈平说:“天下纷乱,什么时候能够安定?”陈平说:“项王为人,对人恭敬爱护,廉节喜爱礼义的士人都归依他。至于评论功赏爵邑,他却很吝啬,士人又因此不归依他。现在大王轻慢少礼,廉节的人士不来;但大王能赏人爵邑,圆滑无骨气好利无耻的士人也多归依汉。如果各自除掉两个缺点,集中两个优点,天下挥手之间就可平定了。但大王天性爱侮辱人,不能得到廉节之士。考虑楚军中存在可以分裂混乱的地方,那项王的骨干臣子亚父、钟离昧、龙且、周殷等人,不过几个人。大王如果能拿出几万斤金,进行反问,离间他们的君臣,使他们生疑,项王为人猜忌,听信谗言,必然内部相杀。汉乘机率军攻打,定能灭楚。”汉王赞成,便拿出四万斤黄金给陈平,任他办事,出入不问。

陈平用很多钱在楚军中进行反问,扬言说将领钟离昧等为项王带兵,功劳很大,但最终不能割地称王,想和汉联手,掉项氏,分割他的地盘称王。项王果然生疑,派使者到汉。汉为他准备了太牢一类的饮食,端着献上,看见楚使者,便假装吃惊说:“以为是亚父的使者,原来是项王的使者!”又拿走了,用粗劣的饮食献给楚使者。使者回去,都报告了项王,果然很怀疑亚父。亚父想赶快攻下荣阳城,项王不信任他,不肯听亚父的。亚父听说项王怀疑他,便大怒道:“天下事大致已定了,君王自己造成的!希望请求骸骨回家!”回去还没到彭城,背上生疽死了。

陈平便派出二千女子夜裹到荣阳东门,楚军对她们发动攻击。陈平便和汉王从城西门出去了。于是入关,收拢兵士又向东进发。

第二年,淮阴侯信灭齐,自立为假齐王,派使者告诉汉王。汉王生气地大骂,陈平暗中踩汉王的脚。汉王明白了,便厚待齐使者,叫张良去立韩信做齐王。于是把产牖乡封给陈平。用他的计策,终于灭了楚。

汉六年,有人上书告楚王韩信反叛,高帝询问诸将,将领们说:“快出兵活埋那小于。”直壶沉默。问速垩,速垩再三推辞,说:“将领们怎么说?”皇上都告诉了他。陈平说:“有人上书说垄信反叛,有别人听说过这件事的吗?”说:“没有。”陈平又问:“韩信知道吗?”说:“不知道。”陈平说:“陛下的军队和楚相比哪个精强?”皇上说:“不能超过它。”陈平说:“陛下的将领中用兵有能敌过韩信的吗?”皇上说:“没人比得上。”陈平说:“现在兵不如楚精强,比不上人家,却出兵攻打他,这是促使他作战啊,我私下替陛下担心。”皇上说:“那怎么办?”陈平说:“古代天子巡狩,会合诸侯。南方有云梦,陛下衹要出去,假装巡游云梦,在陈会合诸侯。陈,是楚的西邻,韩信听说天子因为爱好而出游,一定会到郊外迎接谒见。陛下趁机抓住他,衹是一个力士就能办到的事。”高帝赞成,便派使者通知诸侯在陈会合,说“我要南游云梦”。皇上便随即出行了。走到陈,楚王信果然在郊外道上迎接。直壶事先准备武士,看到韩信,便将他抓住绑了起来。事在《信传》。

于是在陈会见诸侯。回来到雒阳,和功臣分符制定封赏,封陈平做户牖侯,世代不绝。陈平推辞说:“这不是臣的功劳。”皇上说:“我用先生的计谋,克敌制胜,不是功劳是什么?”陈平说:“不是魏无知臣怎能进用?”皇上说:“您先生可以说是不忘本了!”便又封赏了魏无知。

第二年,陈平跟随皇上在代攻打韩王信。到平城,被匈奴包围,七天吃不上东西。高帝采用速垩的巧计,叫单于板氏说解,才得解围。高童逃出,其计谋隐密,世上没人知道。高帝向南经过迪逆,登上城墙,望见房屋很大,说:“多么气派的县!我巡行天下,独见过雒阳和这襄!”回头问御史:“曲逆户口有多少?”答道:“起初台时三万多户,中间经历多次战争,很多人逃亡隐藏,现在有五千多户。”于是下诏御史,改封速垩做曲逆侯,享有全县的赋税收入,免去以前的食邑户牖。

速垩从开始随从,到天下平定后,常以护军中尉身份跟着攻打臧荼、陈稀、黥布。共出过六次巧计,每次都立功而增加封邑。巧计有的很秘密,世上没人听说。

高帝平定黥布回来,受伤,慢走到长安。燕王卢绾反叛,皇上派樊啥作为相国带兵攻打。走后,有人说樊啥的坏话。高帝大怒道:“樊啥见我病重,便盼望我死!”用陈平的计谋,召来绛侯周勃在床下接诏,说:“陈平乘驰传载送周勃代替樊啥带兵,陈平到军中便砍下樊啥的头!”二人接了诏,驰传还没到军中,路上商量道:“樊啥是皇帝的老友,功劳很多,又是吕后妹妹吕须的丈夫,有亲情又尊贵,皇上因忿怒所以想杀他,恐怕会后悔。不如囚禁了交给皇上,让皇上自己杀他。”不到军中,设坛,用符节召樊啥。樊啥接诏,便反绑了他,装上槛车到长安,让周勃代替率兵平定燕。

陈平路上听说高帝去世,怕吕后和吕须发怒,便乘驰传先离开。碰上使者诏令陈平和灌婴驻军于荣阳。陈平接诏,立刻又跑到宫中,哭得很悲痛,接着在遗体前汇报工作。吕后哀怜他,说:“您出去休息吧!”陈平怕谗言得势,便坚决请求,得以在宫中值宿守卫。太后便任他做郎中令,每天教导皇帝。此后吕须的谗言才没有生效。樊啥到后,便免罪恢复爵邑。

惠帝六年,相国曹参薨,安国侯王陵做右丞相,陈乎做左丞相。

王陵,沛人。起初是县裹的豪俊,高祖微贱时像对兄长一样事奉王陵。到高祖在沛起事,攻入咸阳,王陵也聚集党羽几千人,在南阳,不肯服从沛公。到汉王回师攻打项籍,王陵才带兵归漠。项羽把王陵的母亲放在军中,王陵的使者来了,便让她向东而坐,想来招降王陵。王陵母亲暗中送使者,哭道:“希望替老妇告诉王陵,好好事奉汉王,汉王是仁厚长者,不要因为老妇而有二心。我用死来为使者送行。”便伏剑而死。项王人怒,烹杀了王陵的母亲。王陵最终跟随汉王平定了天下。因为和雍齿友好,而雍齿是高祖的仇人,王陵又本来没有服从漠的意思,所以后封王陵,做安国侯。

王陵为人纵任意气没有文才,喜欢直言。做右丞相两年,惠帝去世。高后想立吕姓之人为王,问王陵。王陵说:“高皇帝杀白马盟哲说:‘不是刘氏而称王的,天下一起攻打他。’现在立吕氏做王,不合规定。”太后不高兴。问左丞相陈平和绛侯周勃等,都说:“高帝平定天下,立子弟为王;现在太后行使皇帝权力,要封吕姓兄弟,没什么不行的。”太后高兴。退朝,王陵责备陈平、周勃道:“起初和高帝饮血盟誓,各位不在吗?现在高帝去世,太后作女主,要立吕氏作王,各位逢迎讨好违背盟约,有什么脸在地下见高帝!”陈平说:“当面在朝廷争辩,我不如您;保全社稷,安定刘氏后代,您也不如我。”王陵无言以对。于是吕太后想罢免王陵,就表面上提升王陵作皇帝太傅,实际是夺了他的相权。王陵生气,称病辞职,闭门不去朝见,十年后去世。

王陵免职后,吕太后升陈平做右丞相,任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食其也是沛人。汉王在彭城西战败时,楚军把太上皇、吕后作为人质,食其作为舍人侍奉吕后。以后跟着打败项籍被封为侯,受到吕太后的宠幸。等做了丞相,不承担职事,监管宫中事务,好像郎中令,公卿百官都通过他决断事情。

吕须常因为陈平从前替高帝谋划逮捕樊啥,多次诬陷陈平道:“做丞相不管事,每天喝美酒,调戏女人。”陈平听到后,一天比一天更加放纵。吕太后听说后,暗中高兴。当着吕须的面对陈平说:“俗话说‘妇人小孩的话听不得’,想您和我是怎样的关系,不要怕吕须诬陷。”

吕太后立了很多吕姓之人为王,陈平假装顺从。等吕太后去世,陈平和太尉周勃合谋,终于杀掉吕姓之人,立了文帝,这本是陈平的谋划。审食其免去相位,文帝立,举任陈平为相。

太尉周勃亲自率兵杀吕氏,功高;陈干想让位给周勃,便称病辞位。文帝刚立,感到陈平病得奇怪,问他,陈平说:“高帝时,周勃功劳不如臣;等到杀吕姓,臣功又不如周勃。希望把相位让给周勃。”于是便任太尉周勃作右丞相,位第一;陈平降为左丞相,位第二。赐陈平一千斤金,加封三干户。

过不多久,皇上更熟悉国家大事了,上朝问右丞相周勃说:“天下一年处理多少案件?”周勃道歉说不知道。问“天下一年粮钱收入支出多少?”周勃又道歉说不知道。汗流浃背,愧不能答。皇上又问左丞相陈平。陈平说:“有主管的人。”皇上说:“主管的人是谁呢?”陈干说:“陛下如果间断案,就责问廷尉;问粮钱,就责问治粟内史。”皇上说:“如果各有负责的人,那么您负责的是什么事呢?”陈平谢罪说:“主管大臣!陛下不知道我愚笨,让我担任宰相之职。相,上辅佐天子调理阴阳,顺应四季,下按万物的规律办事,外镇抚四夷诸侯,内使百姓亲附,让卿大夫各自能承当他的职责。”皇上赞许。周勃很惭愧,出去责备陈平说:“您平时干吗不教教我!”陈平笑道:“您在官位,难道不知道职责吗?而且陛下如果问长安小偷的人数,也耍勉强回答吗?”于是绛侯自己知道才能比陈平要差得很远。过了不久,周勃辞去相位,陈平一个人做丞相。

孝文二年,陈平去世,谧号献侯。传子到曾孙陈何,因强抢别人妻子罪被弃市。王陵也传到玄孙,因为祭祀献金不够份量被废除封国。辟阳侯食其免职后三年被淮南王所杀,文帝让他儿子审平继承侯位。淄王反叛,辟阳离淄近,审平投降了他,封国被废除。

起初陈平说:“我多在暗中谋算,这是道家所禁止的。我这一代衰落了,也就算了,到底不能再兴起,因为我有很多暗祸。”以后曾孙陈掌因是卫氏的亲戚而显贵,希望得到续封,但终于没有获得。

历垫,适人。祖先是鲞人,迁徙到适。且动以编织养蚕器具为生,常给办丧事的人吹箫,以才能作引强官。

产担作为!蚣刚起事,且勃以中涓身份跟着攻打胡陵,攻下方与。方与反叛,又和敌人开战,打退了敌人。攻打丰。在赐束攻打秦军。回来驻扎在留和萧。再攻赐,占领了它。攻占下邑,先登上城墙。赐爵为五大夫。攻蒙、虞,占领了它们。攻打章邯车骑的殿后军队。攻取魏地。攻取辕戚、束缙,前往到栗,占领了它。攻打啮桑,先登城墙。在阿下攻打秦军,打败他们。追到濮阳,攻占蕲城。攻打都关、定陶,突袭占领宛朐,俘获单父县令。夜袭占领临济,攻打寿张,作为前锋到卷,在雍丘城下打败李由。攻打开封,先到城下而功劳居多。以后章邯打败项梁,沛公和项羽率兵向东到碣。从开始在沛起事至回到赐,共一年零两个月。楚怀王封沛公号为武安侯,做碣郡长。沛公拜周勃为襄责令。跟着沛公平定魏地,在成武攻打东郡尉,战胜。攻打长社,先登城墙。攻打颖阳、缑氏,越过河渡口,在尸北攻打趟贲的军队。向南攻打南阳守龄,占领武关、蛲关。在蓝田攻打秦军。到咸阳。消灭秦。

项羽来到,封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周勃爵为威武侯。跟随进入汉中,拜为将军。回师平定三秦,赐食邑怀德。攻打槐里、好峙,功劳最高。向北在咸阳攻打赵贲、内史保,功劳最高。在北面救援漆。攻打章平、姚印的军队。向西平定沂。回师攻下郧、频阳。在废丘围困章邯,获胜。向西攻打益已军,获胜。攻打上邦。向东据守蛲关。攻打项籍。攻曲遇,功劳最高。回去守卫敖仓,追赶项籍。项籍死后,便在束面平定楚地泅水、束海郡,共占领二十二个县。回守雒阳、橾阳,被赏赐和颖阴侯一起以钟离作食邑。作为将军跟着高祖攻打燕王臧茶,在易城下打败他。他所率领的士卒多作为高祖的开路先锋。赐爵为列侯,剖析符节世代不断。食邑绛八千二百八十户。

作为将军跟着高帝在代攻打韩王信,攻取霍人。作为前锋到武泉,攻打胡骑兵,在武泉北打败他们。转到铜千攻打韩信军,得胜。回师,降服太原六城。在晋阳城下攻打韩信的胡骑,得胜,占领晋阳。以后在碧石攻打韩信军,得胜,追赶败军八十里。回攻楼烦三城,接着在平城城下攻打胡骑兵,他所率领的士卒多作为高祖的开路先锋。周勃升为太尉。

打陈稀,屠杀马邑城民。所率士兵杀了陈稀的将军乘马降。转到楼烦攻打韩信、陈稀、赵利的军队,获胜。俘虏陈稀将宋最、雁门守困。接着转攻俘虏云中守邀、丞相箕肄、将军博。平定雁门郡十七个县,云中郡十二个县。接着又在灵丘攻打陈稀,获胜。斩杀陈稀丞相程纵、将军陈武、都尉高肄。平定代郡九个县。

燕王卢绾反叛,周勃作为相国代樊啥率兵,攻下蓟,俘获卢绾大将抵、丞相偃、守陉、太尉弱、御史大夫施屠浑都。在上兰打败卢绾军,其后在沮阳攻打卢绾军。追到长城,平定上谷十二个县,右北平十六个县,辽东二十九个县,渔阳二十二个县。共跟着高帝俘获相国一人,丞相二人,将军、二千石各三人;另外打败两个军,攻下三座城,平定五个郡,七十九个县,俘获丞相、大将各一人。

周勃为人质朴敦厚,高帝认为可托付大事。周勃不爱读书,每次召来书生辩士,他就面向东坐着催促道:“快给我讲。”他朴直缺少文才到这种地步。

周勃平定了燕回去,高帝已去世,他作为列侯事奉惠帝。惠帝六年,设太尉官职,任周勃为太尉。十年,高后去世。吕禄任趟王做漠上将军,吕产任吕王做相国,掌握国家大权,要危及刘氏。周勃和丞相陈平、朱虚侯章一起杀掉吕姓诸人。事在《高后纪》。

他们于是暗地策划,认为“少帝和济、淮阳、恒山王都不是惠帝的儿子,吕太后用计把别人的孩子诈称是皇子,杀掉他的母亲,养在后宫裹,让孝惠对待他像儿子一样,立为后代,来加强吕氏的力量。现在已消灭了吕姓,少帝如果长大了主政,我们就都会被灭族,不如选贤德的诸侯立为皇上。”便迎立代王,即孝文皇帝。

束牟侯兴居,是朱虚侯章的弟弟,说:“诛杀吕姓,臣没有功劳,请让我清除宫内。”便和太仆汝阴滕公进宫。滕公上前对少帝说:“您不是刘氏,不当做皇帝。”便回头挥去左右执戟,都放下武器散去。有几个人不肯走,宦者令张释向众人告谕,也走了。滕公召呼乘舆载着少帝出宫。少帝说:“要带我到哪儿去?”滕公说:“到少府住处去。”便驾着天子车马,到代邸迎接皇帝,报告说:“皇宫已清除过了。”皇帝进入未央宫,有十个谒者拿着戟守卫在大殿正门,说:“天子在此,您是干什么的?”不能进去。太尉去告谕,才带兵离开,皇帝便进去了。当夜,官吏分几部分在济川I、淮阳、常山王和少帝住所杀掉他们。

文帝即位,任周勃做右丞相,赏五千斤金,食邑万户。过了十多个月,有人劝周勃说:“您已杀了吕姓诸人,立了代王,威震天下,而您接受厚赏处在高位并以此为满足,便会大祸临头了。”周勃害怕,也自觉危险,便谢罪请求交还相印。皇上同意。一年多后,陈丞相平死了,皇上又任用周勃为相。过了十多个月,皇上说:“前些时我下诏让列侯回到封国,很多人没有去,丞相是朕器重的,要为朕率领列侯回国。”便免去相位回封国。

一年多后,每当河东守尉巡县到绛,绛侯周勃自己怕被杀,常披着甲,让家人拿着武器会见。后来有人上书告周勃要反,下达到廷尉,逮捕周勃判罪。周勃害怕,不知怎样答对。小吏略微对他加以侮辱。周勃送给狱吏一千斤金,狱吏便在木简背面写字给他看。说“让公主做证”。公主,是孝文帝的女儿,周勃太子胜之的妻子,所以狱吏教他让公主做证。起初,周勃把加封的土地,都送给了薄昭。等被捕事急,薄昭替他在薄太后前说话,太后也认为没有谋反的事。文帝上朝,太后把头巾投向文帝,说:“绛侯握着皇帝印,在北军带兵,不在这时谋反,现在住在一个小县裹,却要谋反吗!”文帝已看了周勃的判辞,便道歉说:“官吏正在核实而放出他。”于是派使者拿着符节赦免周勃,恢复爵位封邑。周勃出狱,说:“我曾统率百万军队,怎么知道狱吏这么尊贵!”

周勃又回到封国,孝文十一年去世,谧号武侯。儿子胜之继位,和公主结婚不中意,因杀人罪,处死,封国被废除。一年后,文帝便挑选周勃儿子裹贤德的河内太守亚夫又封为侯。

亚夫做河内守时,许负给他相面:“您三年以后做侯。做侯八年,做将相,掌国柄,地位贵重,在大臣里独一无二。九年后饿死。”亚夫笑道:“我哥哥已经继承父亲做侯了,如果死了,儿子会继承,我怎么谈得上做侯呢?但如果已经

像许负言说的那样尊贵,又怎么说会饿死?指给我看看。”许负言指着他的嘴说:“竖纹进口,这是饿死的纹路。”过了三年,哥哥绛侯胜之有罪,文帝挑选周勃儿子中贤德的,都推举亚夫,便封做条侯。

文帝后六年,匈奴大肆进入边境。任宗正刘礼做将军驻军霸上,祝兹侯徐厉做将军驻军棘门,任河内守亚夫做将军驻军细柳,来防备胡人。皇上亲自慰问军队,到霸上和棘门军,直驱而入,将以下官员骑马进出送迎。接着到捆柳军,军中官兵披甲,磨快刀刃,张开弓弩,拉满弦,天子的先驱到,进不去。先驱说:“天子要来!”军门都尉说:“军中听将军命令,不听天子诏令。”不一会儿,皇上到,又进不去。于是皇上派使者拿着符节韶告将军说:“我要慰劳军队。”亚夫才传话打开营门。营门士要求车骑说:“将军规定,军中不能骑马奔驰。”于是天子便扣紧马缰慢走。到中营,将军夫作揖,说:“披甲之士不跪拜,请允许我用军礼参见。”天子为之感动,面色肃穆,扶着车轼。派人通告:“皇帝恭敬地慰劳将军。”礼仪完毕后离去。出了营门,大臣们都很惊恐。文帝说:“啊,这才是真正的将军!先前霸上、棘门像儿戏一样,将领一定会被袭击并俘虏的。至于亚夫,能够进犯吗!”长时间地称赞他。一个多月后,三军都撤回了。便拜亚夫为中尉。

文帝在死之前,告诫太子说:“如果有急难,周亚夫真正可以委任率兵。”文帝去世,亚夫做车骑将军。

孝景帝三年,吴楚谋反。亚夫以中尉身份行使太尉职责,向东攻打吴楚。于是自己向皇上请求说:“楚兵剽悍轻捷,难以和他们一争高低。希望把梁舍弃给它,断绝他们的粮道,便可以征服了。”皇上同意了。

亚夫出发了,到霸上,趟涉拦住亚夫说:“将军向东消灭吴楚,胜了则宗庙安定,胜不了则天下危急,能采用我的意见吗?”亚夫下车,行礼后问他。赵涉说:“吴王一向富足,长期招集以死报效的士人,现在知道将军要去,一定会在杀醒险要狭窄处设伏兵,并且打仗贵在神密,将军为什么不从此向右去,经过蓝田,出武关,到雒阳,时间不过差一两天,直接进入武器库,擂响战鼓。诸侯听了,以为将军是从天而降。”太尉按其计行事。到雒阳,派小吏搜索散醒之间,果然找到了吴的伏兵。便请赵涉做护军。

亚夫到后,在荣阳集合军队。吴正攻打梁,梁危急,请求救援。亚夫带兵向东北奔向昌邑,坚筑营垒据守。梁王派使者请求亚夫,亚夫斟酌情势,拒绝不去。梁王上书告诉景帝,景帝下诏让他救梁。亚夫不遵韶令,坚守营垒不出兵,派轻骑兵弓高侯等断绝吴楚军后方粮道。吴楚兵缺粮,饥饿,想撤退,多次挑战,都不出去。夜裹,军中骚动,内部互相攻击骚乱,到了帐下。亚夫稳稳躺着不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安定了。吴军奔向营垒东南角,亚夫让在西北角守备。不久敌人精兵果然奔向西北,攻不进去。吴楚军缺食,便撤兵离开,亚夫出动精兵追击,大败吴王濞。吴王濞丢弃军队,和几千壮士逃走,在江南丹徒保身。汉兵乘胜,终于全部俘虏了他们,招降各县,用千金悬赏吴王。一个多月后,越人砍了吴王的脑袋来报告。共攻守三个月,平定了吴楚。于是诸将才认为太尉的谋划正确。从此梁孝王和亚夫有了矛盾。

回来后,又设置太尉官。五年后,升为丞相,景帝很器重他。皇上废栗太子,亚夫坚决争辩,没成功。皇上因此疏远了他。而梁孝王每次上朝,常和太后说亚夫的缺点。

窦太后说:“可以封皇后的哥哥王信为侯。”皇上责备说:“从前南皮和章武先帝不封侯,到臣即位,便封侯,王信不能封。”窦太后说:“人生各自依时势行事。窦长君在时,最终不能封侯,死后,他的儿子彭祖却封了侯。我很后悔。皇帝快封王信为侯!”皇上说:“请允许和丞相商量一下。”亚夫说:“高帝规定‘不是刘氏不能封王,没有功劳不能封侯。不遵守规定,天下人一起攻打他,。现在王信虽是皇后的哥哥,但没有功劳,封侯,不合规定。”皇上沉默而停止这事。

其后匈奴王徐卢等五人降服于汉,皇上想封侯来勉励后人。亚夫说:“他背叛主人投降陛下,陛下封他为侯,还怎么责备不守节气的人臣呢?”皇上说:“丞相的主张不能采用。”便全部封徐卢等人为列侯。亚夫便称病免去相位。

不久,皇上在宫中,召亚夫赏赐食物。衹放大块肉,没有切好的肉,又不放筷子。亚夫心中不满,回头叫主席者拿筷子。皇上看着他笑道:“这莫非不满足您的需要吗?”亚夫摘下帽子向皇上谢罪。皇上说:“起来。”亚夫便小步快行出去了。皇上目送他,说:“他心怀不满,不是少主之臣。”过了不久,亚夫的儿子为父亲向工官买了五百具尚方甲循,准备作为陪葬之物。雇工做事劳苦,还不给钱。雇工知道他偷买天子用具,怨恨他并密告朝廷他要谋反,事情连累到亚夫。书呈上后,皇上让交付官吏查办。官吏用案牍责问亚夫,亚夫不回答。皇上骂他说:“我不用你回答。”召到廷尉那儿。廷尉责问说:“您为什么要造**?”亚夫说:“我买的东西,是葬器,怎么是造**呢?”小吏说:“您不是要在地上谋反,就是要在地下谋反。”小吏更厉害地欺凌他。起初,官吏逮捕亚夫,亚夫要自杀,他夫人阻止了他,所以没死成,便押入廷尉,五天不吃东西,吐血而死。封国被废除。

过了一年,皇上便改封绛侯周勃的另一个儿子周坚作平曲侯,继承绛侯。传给儿子建德,做太子太傅,因献助祭金份量不足免官。后来有罪,封国被废除。

亚夫果然饿死。死后,皇上便封王信做盖侯。到平帝元始二年,为使绝祀的侯国得到继承,又封周勃玄孙的儿子周恭作绛侯,食邑千户。

赞曰:听闻张良的智慧与勇猛,以为他长得魁梧壮美,哪裹知道反而像女人一样。所以孔子讲“以貌取人,在子羽身上犯错误”。学者都怀疑鬼神之事,比如张良从老翁那儿得到书,也是怪事。高祖多次遭受困厄,张良常出力相救,难道能说不是天意吗!陈平的志向,在社下表现出来,投奔于混乱的楚、魏之间,最后归依漠,做了谋臣。到吕后时,事情多变故,陈平竟然平安,用智慧得以终老。王陵在朝廷争辩,闭门与世隔绝,也是各自的志向。周勃当平民时,是粗笨平庸的人,到当了大臣,救助国家的危难,杀吕姓,立孝文,成为汉的伊周,多么显赫!起初吕后问宰相的人选,高祖说:“陈平智谋有余,王陵略显迂直,可以辅助他;使刘氏安定的一定是周勃。”又间接下来的人,说:“超过这些以后,不是你能见到的。”最后都应了这话,圣明啊!

作者班固资料

作品译文作者班固

班固(32年-92年),字孟坚,扶风安陵人,东汉著名史学家、文学家。班固出身儒学世家,其父班彪、伯父班嗣,皆为当时著名学者。在父祖的熏陶下,班固九岁即能属文,诵诗赋,十六岁入太学,博览群书,于儒家经典及历史无..... 查看详情>>

作者班固古诗作品: 《韩信传》 《扬雄传》 《两都赋》 《王涣传》 《武帝纪》 《高帝纪下》 《张骞传》 《陈平传》 《司马迁传》 《贾谊传

《萧何曹参传》相关文言文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