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五王传》作品译文

朝代:两汉作者:班固文言文:高五王传更新时间:2018-09-05
汉高祖型垫有八个儿子:旦后生孝惠帝,曹夫人生齐悼惠王刘肥,薄姬生孝文帝,戚夫人生趟屋王刘如意,圭巡生淮南厉王型昼,其他姬妾生赵幽王塑区、赵共王刘越、基玺王刘建。淮南厉王型昼另自有传。

齐悼惠王刘肥的母亲是高祖为平民时的情妇。高祖六年立刘肥为王,食邑七十余城。老百姓中能讲齐地语言的都给了齐国。汉惠帝二年,齐王到京城朝见惠帝。惠帝在吕太后面前设筵招待齐王,按家庭的礼节,惠帝请长兄齐王坐在上首。吕太后大为震怒,就令人倒了两杯毒酒摆在面前,并让齐王献酒祝寿。齐王站了起来,惠帝也站了起来,想一同献酒祝寿。太后害怕了,就站起来把酒杯弄倒了。齐王感到奇怪,因而不敢再饮,假装喝醉离去。后打听到酒裹有毒,很是忧虑,自以为不得离长安脱身返国了。其内史士说:“太后衹生了惠帝与鲁元公主工人。如今您国内有七十余城,而公主的食邑祇有数城之地。您不如拿出一个郡献给太后,用作增加公主食邑之地。这样,太后必然高兴,大王也就没有灾祸了。”于是,齐王就献出城阳郡,并尊称鲁元公主为王太后。吕太后非常高兴地允许了。因而在京城的齐邸设酒宴,一起喝酒同乐,送齐王回国。十三年后,齐王刘肥死,其长子刘襄继承王位。趟隐王刘如意,高祖九年立为赵王。四年后,高祖死,吕太后将趟王如意征召到长安鸩杀之。他没有儿子,国绝。

趟幽王刘友,高祖十一年立为淮阳王。趟隐王刘如意死的那一年,即汉惠帝元年徙封为趟王,在位十四年。刘友以吕氏家族之女为王后,他不爱王后,而爱其他的姬妾。吕氏之女气恼而走,向吕太后进谗言说:“赵王说‘吕氏成员凭什么得充王位?太后死后,我一定要杀他们,。”太后大怒,因此征召赵王。赵王进京后,弃置邸舍而不接见,又命卫士围困,还不给吃的东西。趟国群臣有时私下给他送吃的,就立即被逮捕责罚。赵王饿了,哀歌道:“吕氏家族专权啊,刘氏微弱;胁迫王侯啊,强行给我以后妃。后妃妒嫉心重啊,诬告我有罪恶;女人谗言亡乱国家啊,皇上却不能知晓。我没有忠臣啊,何故应召弃国?我快意在田野之中啊,希望苍天临监以评我理之直!后悔已不可能丫啊,宁可早些自杀!身为王而要饿死啊,谁来可怜?吕氏违天理啊,我衹能请苍天报仇厂于是,就在被幽禁中死去。朝廷以平民之礼将他安葬在长安。

吕太后死后,汉文帝即位,将幽王的儿子刘遂立为赵王。次年,主管官吏请立皇子为王。汉文帝说:“趟幽王被幽禁而死,我十分可怜他。已将其大儿子刘遂立为赵王。刘遂的弟弟刘辟彊、齐悼惠王的儿子朱虚侯刘章、束牟侯刘兴居均有功劳,都可以立为王。”于是,从趟国中分取河间郡,立刘辟彊为河间文王。十三年后,刘辟彊死,其子哀王刘福继位。刘福为王一年即死,没有儿子,封国被废除。

赵王刘遂为王二十六年,至漠景帝时,晁错认为赵王有过错,将赵国的常山郡削去。诸侯不满,吴、楚等国反叛,刘遂也参与阴谋并起兵攻汉。趟国丞相建德、内史王悍规劝,刘遂不仅不听,而且用火烧死了建德、王悍二人,发兵屯驻趟国西面边界,企图等待与吴、楚两国之兵会合后西进。又派人北去匈奴,与之联络。汉朝派遣曲周侯郦寄攻打赵,趟王驻守邯郸,与汉兵相拒达七个月。吴、楚兵败,匈奴听到后,也不肯派兵入境相助。时!醯打败蛮智后引兵回还,与郦昼等联合攻趟,引水灌鲣竖城。城破后,趟王室隧自杀,趟厘被废除。连垦童哀怜趟墨相与内史为坚持尊选廷的立场而死,将二人的儿子均封为列侯。

趟共王刘恢。高祖十一年诛梁王彭越后,立刘恢为梁王。十六年,吕太后害死趟幽王,将刘恢徙为赵王,刘恢心里不快。吕太后将吕产的女儿嫁给趟王作王后,王后的侍从宫都是吕家的人,在宫内独揽权力,暗中察视趟王,趟王不能随心所欲。趟王有个宠爱的姬妾,被王后用酒毒死。赵王自编成四章歌曲,命乐师们歌唱。趟王悲思过度,六个月后自杀而死。吕太后听说后,认为为一个女人自杀,而不思供奉宗庙祭祀,遂废其国,绝其王位的继承。

燕灵王刘建。漠高祖十一年,燕王卢绾叛逃匈奴。次年,封刘建为燕王。十五年,刘建死,其美人所生儿子被旦立丘派人杀死,绝嗣而国被废除。

齐悼惠王的儿子,前后有九个被立为王:太子圣烬为齐塞王,次子型童为城阳景王,刘兴昼为济动逗,刘挝翅为变王,窒烬为渣韭兰,塑必光为渣亩王,型童为蓝丛王,型生为坠酉王,刘雄基为z麸王。

齐哀王刘襄,于汉惠帝六年继立为王:、翌年,惠帝死去,吕太后临朝称制。高后元年,封吕后哥哥的儿子鄘侯吕台为吕王,分割脑齐的济南郡为其国邑。第二年,召哀王之弟刘章入京侍卫汉廷,封为朱虚侯,并将吕禄的女儿嫁给他。四年后,又封刘章的弟弟刘兴居为柬牟侯,都在长安侍卫汉廷。高后七年,分割齐的琅邪郡,封营陵侯刘泽为琅邪王。同年,趟王刘友被囚禁死在京城王邸。三位趟王既被废除,高后就从吕氏家族中选封三位为王,独揽权力处理事务。

当时刘章二十岁,力气很大,不满刘氏得不到职权。他曾经入宫侍候吕太后饮宴,吕太后令刘章为酒令官。刘章要求说:“我是武将的后代,请以军法行酒令。”吕太后说:“可以。”正当饮得高兴的时候,刘章献上供饮酒时欣赏的歌舞。过一会儿说:“请允许臣给太后讲一讲种田的事。”吕太后将刘章看作小孩子,笑道:“我想,你的父亲懂耕田的事,你生出来时就已是王子了,怎么能懂耕田的事呢?”刘章说:“臣知道。”太后说:“试着为我说说耕田之事。”刘章说:“深耕密种,留苗要疏;非同类苗,锄而去之。”太后听了,沉默不作声。一会儿,吕氏子弟中一人醉了,逃离酒席,刘章追上去,拔出剑就把他杀了。回来报告太后说:“有一个人逃避喝酒,臣按照军法将他斩首了。”太后与左右人都大为吃惊。因为已经同意他按军法行酒,故无法治他罪,酒宴因此作罢。自此以后,吕氏子弟都怕刘章,即使是大臣也都依从刘章。刘氏也就强大起来了。

次年,吕太后死。趟王吕禄为上将军,吕王吕产任相国,都住在京城长安,集结兵力以威胁大臣,企图谋反作乱。刘章的妻子是吕禄的女儿,因而知道他们的阴谋。刘章于是暗中派人告诉他的哥哥齐王,想让他出兵直到京城,朱虚侯、东牟侯与汉大臣作内应,以便诛灭吕氏子弟,而立齐王为皇帝。

齐王听到这个计划,便与他的舅舅驷钧、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暗中准备起兵。齐国相召平听说后,就发兵围住王宫。魏勃骗召平道:“齐王想起兵,没有汉朝虎符验证。而相兵围王宫保卫齐王,这很好。我请求为您领兵士保卫齐王。”召平相信了他,就派魏勃为将带兵。魏勃既为将领,就派兵包围了相府。召平说:“唉!道家的格言说‘应当机立断而不能决断,则反受其害’。”即自杀而死。于是,齐王任驷钩为相,魏勃为将军,祝午为内史,征集国内全部兵卒,并派祝午去骗琅邪王说:“吕氏作乱,齐王想向西出兵讨伐。齐王自认为是晚辈,年龄小,不熟悉军事,愿意将全国的军队交给大王统辖。大王在高帝时就是将军,熟悉军事。现在齐王不敢离开军队,因而派我来请大王到临苗去与齐王共同商议,并带领齐国的兵士向西进军,以平息关中之乱。”琅邪王相信了,以为确实如此,于是就骑马去见齐王。齐王与魏勃等人乘机扣留了琅邪王,而派祝午全部调发琅邪国的军队,并由祝午统领。

琅邪王刘泽既被欺骗,不能回到自己的国家,便劝说齐王道:“齐悼惠王是高帝的大儿子,溯本而言之,大王是高帝的嫡亲长孙,应当立为皇帝。如今各位大臣犹疑不决,未确定立。而我刘泽是刘氏子弟中年龄最大者,大臣们一定等待我去参与决策。现在,大王留我没有什么作用,不如派我入关去,商议迎立之事。”齐王认为此话是对的,于是多备车马,送走了琅邪王。

琅邪王走后,齐国就出兵向西攻打吕国的济南郡。于是,齐王派人给各个诸侯送去书信,信中说:“高皇帝平定天下,封宗室诸子弟为王。齐阵惠王死后,惠帝派留侯张良立臣为齐王。惠帝死,高后当权,因为年龄大了,听任吕氏子弟擅自废高帝所立诸侯王而封诸吕为王,又杀死隐王如意、幽王刘友、梁王刘恢三位趟王,灭掉刘氏的梁、赵、燕三国,并以其属地分吕氏兄弟为王,又将原齐国一分为四。忠臣进言规劝,主上迷惑不听。如今高后已死,皇帝年龄还小,没有能力治理国家,必须依靠朝内大臣及各路诸侯。现在吕氏子弟又擅居高官,集聚军队以显威严,威胁列侯与忠臣,假托天子的诏令号令天下,刘氏处于危险之中。我现在带兵入京,诛灭那些不应当为王的人。”

汉朝廷听到齐发兵西进的消息,相国吕产等人派大将军颖阴侯灌婴带兵束出迎击。灌婴到了荣阳,与众将进行谋划道:“吕氏子弟统兵驻守关中,想危害刘氏而自立为帝,如今我们打败齐国而回去报捷,是增加了吕氏子弟的势力啊!”于是按兵不动,将军队驻扎在荣阳,并派人告诉齐王及各诸侯,与之联络友好,以待吕氏子弟兵变而共同讨伐。齐王听了,就屯兵于齐国西面边界等待约定。

吕禄、吕产正想作乱,朱虚侯刘章与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诛灭吕氏。刘章首先杀死了吕产,太尉周勃等人就将吕氏子弟全部杀了。琅邪王也从齐国到了长安。

大臣们商议想立齐王为帝,都说:“齐王母亲娘家的驷钧很凶暴,是个最大的老虎。方今因为吕氏擅权而几乎乱了天下,现在又要立齐王为帝,是想再扶植一个吕氏集团。代王的母亲家薄氏。是善良又厚道的人家。况且代王是高帝的儿子,今健在又年龄最大。作为高帝的儿子而继承皇位是顺理成章的,以好人为皇帝则大臣们安心。”于是大臣们就谋划迎立代王,而派刘章去将已诛灭吕氏的事告诉齐王,命令他罢兵。

灌婴在荣阳,听说魏勃本来是教齐王谋反的,既诛吕氏,齐兵又罢归,便派使者召来魏勃责问。魏勃说:“家裹着火了,哪裹有时间先告诉家长后去救火的!”因而退后站着,浑身发抖,恐惧得不能再说出话来,一直没有别的话说。灌婴看了好久,笑着说:“人们说魏勃骁勇,实不过是个狂妄的平庸之人,哪有什么作为!”于是就革了魏勃的职。魏勃的父亲因为弹琴弹得好曾见过秦始皇。等到魏勃少年时,试图求见齐国的丞相曹参,因家贫没有办法打通关节,因而经常独自于清早时分前往齐国相府舍人的门外扫地。舍人奇怪,以为是鬼怪而在暗中察看,发现是魏勃。魏勃说:“想见丞相大人而没有机会,所以为您打扫大门,想以此得机会求见丞相。”于是这位舍人把他引见给丞相曹参,曹参让他也做了舍人。一次他为曹参驾车,途中提了些建议,曹参认为他有才能,将他推荐给齐悼惠王。齐王召见了他,任命为内史。从此,齐悼惠王得到了自置二千石官吏的权力。到齐悼惠王死后,哀王继位,魏勃当政,权力重于齐丞相。

齐王既已罢兵回国,而代王被立为帝,是为汉文帝。

文帝元年,将高后当政时期从齐国分割出来的城阳郡、琅邪郡和济南郡再归还给齐国,而徙琅邪王至燕国为王。加封朱虚侯、束牟侯封地各二千户。黄金千斤。

就在这一年,齐哀王死,其子塞王塞恻即位。十四年死去,没有儿子继承,变迩被废,属地归龃B。

城阳景王刘章,于汉文帝二年,以朱虚侯的身份与束牟侯刘兴居一起被立为王,二年死去。儿子共王刘喜继位。汉文帝十二年徙封为淮南王,五年后,复为城阳王,共在位三十三年死去。其子刘延继位为顷王,刘延在位二十六年而死。其子刘义继位为敬王,刘义在位九年死去。其子刘武继位为惠王,刘武为王十一年死。儿子刘顺继位为荒王,刘顺在位四十六年死去。其子刘恢继位为戴王,刘恢为王八年死去。其子刘景继位为孝王,刘景在位二十四年死去。其子刘云继位为哀王,刘云在位一年而死,没有儿子,国家绝灭,属地归入汉朝廷。到了漠成帝时期,又立刘云的哥哥刘俚为城阳王。王莽时,封国被废除。

济北王刘兴居,最初是以束牟侯的身份与各大臣一起迎立文帝于代国官邸的。他说:“诛灭吕氏,臣没有什么功劳,我请求和太仆滕公夏侯婴一起去清理宫殿。”于是带出吕氏所立少帝,迎接汉文帝进宫主政。

在开始讨伐吕氏时,以朱虚侯刘章的功劳最大。各大臣商议,答应将赵国的全部属地封刘章为王,梁国的全部属地封刘兴居为王。到文帝即位后,听说宋虚侯与东牟侯当初曾想立齐王为帝,因而废黜其减吕氏的功劳。第二年,文帝封诸皇子为王,才分割齐国的两个郡以封刘章与刘兴居为诸侯王。刘章与兴居二人则认为是自己失职而失去了功劳。一年多以后,刘章死。当时匈奴大举侵入边境,汉朝发兵很多,由丞相灌婴领兵出击,文帝亲自到太原督战。刘兴居认为天子要亲自讨伐匈奴,就起兵造**。文帝听说了,罢兵回到长安,派棘蒲侯柴武将军打败叛军,俘虏济北王。济北王自杀,国废除。文帝怜悯济北王反叛作乱而自取灭亡,第二年,将齐悼惠王的七个儿子刘罢军等人全封为列侯。到了汉文帝十五年,齐文王刘则死,他没有儿子。但当时齐悼惠王的后代还有城阳王在,文帝可怜齐悼惠王没有嫡子继位而绝,于是把齐国一分为六,将以前封为列侯的悼惠王儿子中还活着的六个人立为王:杨虚侯刘将闾为齐孝王,安都侯刘志为济北王,武成侯刘贤为苗王,白石侯刘雄渠为胶束王,平昌侯刘印为胶西王,劫侯刘辟光为济南王。文帝十六年,六王在同一天被立为王。

上列六王在位十一年,即汉景帝三年,吴、楚反叛,胶束、胶西、蕾jl!、济南四王都发兵响应,一起反汉。他们想约齐王一起反汉,齐孝王犹疑不决,故坚守城池而不反。胶束、苗川、济南三国发兵包围了齐国,齐王派使臣路中大夫向漠天子报告,天子又命路中大夫回齐国报告齐王,要齐王守住城池,漠兵现已攻破了吴、楚。路中大夫返齐,三国的士兵包围临苗城有好几圈,没法进城。三国的将领与路中大夫盟誓:“你如果反过来说汉朝已被攻破,齐国赶快投降三国,不投降就将屠城。”路中大夫虽答应了,但走到城下,抬头看见了齐王,便说:“汉朝已发兵百万,派太尉周亚夫打败了吴、楚,正领兵来救援齐国,齐国一定要坚守而不投降!”三国将领就把路中大夫杀了。

在此之前,齐国被围困而十分危急,曾暗中与三国谈判,盟约未订时,正好路中大夫从汉朝来,齐国的大臣们再次劝齐王不要投降三国。恰逢汉朝将领乐布、平阳侯曹襄等人领兵到了齐国,打败了三国的军队,解除了围困。以后,听说齐王原先与三国有过阴谋,就想调兵讨伐齐国。齐孝王恐惧了,喝毒药自杀。胶东、胶西、济南、苗川l四王都被斩首。他们的封国也被废除,衹留下了济北王。

汉景帝听了齐孝王自杀的消息,认为齐王原先没有反叛之心,是因为胁迫才另有图谋,这不是他的罪遇。景帝便下韶立孝王的太子刘寿为齐懿王。懿王在位二十三年死去,其子厉王刘次员继位。

齐厉王的母亲是纪太后。太后将她弟弟的女儿作为王后,齐王不爱纪王后。纪太后想让纪家世代宠贵,令她的大女儿纪翁主进入王宫,管制后宫,不让后宫的姬妾接近齐王,想使齐王专爱纪氏王后。齐王因而与其姊翁主通奸。

齐国有个宦官叫徐甲,入宫侍候汉朝的皇太后。皇太后有个心爱的女儿叫脩成君,她不是刘氏所生,太后十分怜爱。脩成君有个女儿叫蛾,太后想让她嫁给诸侯王。徐甲便请求出使齐国,说一定让齐王上书请求娶娥。皇太后大喜,就派徐甲到齐国。当时,主父偃知道了徐甲到齐国是让齐王娶王后一事,也乘机跟徐甲说:“如果事情成功,希望说一下我女儿愿意充实到齐王的宫中。”徐甲到了齐国,向齐王暗示这件事。纪太后大怒,说:“齐王有王后,后宫都已备齐。而且徐甲是齐穷人,无出路而为宦官,到宫廷去做事,原没有做什么有益于齐的事,却又想扰乱我王家!再说,主父偃想干什么?也想把女儿充实到我后宫!”徐甲大为受窘,回来报告皇太后说:“齐王已愿意娶娥,然而事情恐怕有祸害,我担心会像燕王那样。”燕王这个人,和他女儿及姐妹通奸,获罪而死。徐甲因而用燕王的事来动摇太后。太后说:“不要再谈把女儿嫁给齐王的事了!”后这事渐渐被天子知道了。主父偃由此与齐国有了嫌隙。

在主父偃得到武帝宠幸而当权之时,他乘机说:“齐国的临苗有十万户人家,一天所收市场交易税黄金千斤,人多而且富足,超过长安。不是天子的亲弟弟及爱子不会得到这个王位。现在的齐王与皇族已是更疏远了!”于是,就从头至尾地讲给武帝听,说吕太后时齐国就想造**,到吴、楚谋反时齐孝王几乎也起来作乱。现在听说齐王和她的姐姐在通奸。于是,汉武帝就拜主父偃为齐国丞相,要他去主持审理此事。主父偃到了齐国,迅速审讯齐王后宫中帮助齐王通畅其姊翁主住所的宦者,言辞中也涉及齐王。齐王年轻,怕因此有罪而被官吏逮捕处死,于是就喝毒药自杀了。

这时,赵王刘遂害怕主父偃一出皇宫就败了齐国,担心他会逐渐离间刘氏骨肉,便上书说主父偃收受贿赂及其用心不公的事。天子也趁此把主父偃囚禁起来。公孙弘说:“齐王因忧虑而死,而且没有后代,不杀主父偃无法满足天下人的愿望。”主父偃就坐法被杀了。

厉王在位五年而死,无后代,其国被废除。

济北王刘志,吴、楚谋反时,起初也曾与他们合谋,但后来坚守城池,没有出兵,因而未被处死,迁徙为蕾川l王。汉武帝元朔年间,齐国绝后嗣,其属地归汉朝廷。

齐悼惠王的后代还有城阳、菑川两国。菑川靠近齐国,汉武帝因悼惠王的墓冢园陵在齐地,就将临苗以束环绕悼惠王陵园的园邑全部给了菑川国,以让其按时供奉祭祀。

刘志为王三十五年而死,谧号懿王。其子靖王刘建继位,二十年死去。其子顷王刘遣继位,三十五年死去。其子思王刘终古继位。漠宣帝五凤年问,青州刺史上奏宣帝,说刘终古让爱奴与其妾及侍候他的许多婢女通奸,自己或是与他们睡在一起,或是白天让他们赤身裸体,似禽兽交媾,终古亲自观看。生了孩子,就说:“乱而不知其父,将孩子弄死。”宣帝将此事交丞相、御史大夫议处。丞相、御史大夫上奏,终古位为诸侯王,让他设置八子之号的姬妾,其俸秩比照六百石,目的是让他多生子嗣以尊敬祖宗。而终古的行为如同禽兽,搞乱了君臣、夫妇的关系,违悖了人伦,请予以逮捕。天子乃下韶书,削去他所辖的四个县。二十八年后死去。其子考王刘尚继位,五年死去。其子孝王刘横继位,三十一年死去。其子怀王刘交继位,六年死去。其子刘永继位,到王莽时,封国绝灭。

赞曰:齐悼惠王的齐国,是诸侯国中最大的。由于远初立国,天一FNN平定,皇上子弟年少,有感于羞翅没有诸侯作为辅翼致使孤立而败,因而大封同姓子弟为诸侯王,以镇抚天下。当时,诸侯可以自行拜授御史大夫以下的各级官吏,设官与汉朝相同,汉廷衹为其任命丞相。平定吴、楚七国之乱后,诸侯的权力有所削弱。针对傅、相美化诸侯王、诸侯王有罪不举等行为,制定了《左官律》、《附益阿党之法》等法规。自此以后,诸侯衹能得到衣食封邑租税收入,有的贫穷的衹能乘坐牛车。
萧何,沛地人。因能写文书没有疵病而为沛主吏掾。高祖为平民时,萧何多次在吏事上袒护高祖。高祖作了亭长,又常帮助他。高祖以吏的身份到咸阳服役,小吏们都出钱三百为高祖送行,衹有萧何出了五百钱。秦御史监郡的人,和从事考察其职事,萧何于是被授予泗水郡卒吏一职,考课最优等。秦御史打算言于朝廷,征用萧何,萧何坚决请求,才得以未去。

等到高祖起事做了沛公,萧何曾经任丞督事。沛公到了咸阳,诸位将领都争相跑到储存金帛财物的府库去瓜分。衹有萧何先进去收藏起秦丞相御史的律令图书。沛公之所以详细地知道天下要塞,户VI多少;强弱分布,人民痛恨忧苦的事情,就是因为萧何收得了秦的图书。

起初,诸侯们互相约定,先进入函谷关击破秦的就在其地称王。沛公已经先平定了秦,项羽后到,要攻打沛公,沛公向他谢罪,才得以解脱。项羽于是在咸阳城进行屠杀焚烧,和范增谋划说:“巴蜀道路险阻,秦的移民都居住在蜀。”于是说:“蜀、汉也是关中的地盘。”于是立沛公为汉王,把关中地分为三份,把秦的降将封王来抗拒汉王。汉王很生气,要策划攻打项羽。周勃、灌婴、樊啥都鼓励汉王,萧何劝谏说:“虽然在汉中为王不好,但不是比死好些吗?”汉王说:“怎么就会死呢?”萧何说:“现在兵士不如人家多,百战百败,除了死还能怎样?《周书》说‘天给予却不去接受,反会遭受其害,。俗语说‘天汉’,以汉配天,名称非常美好。能够在一入之下受委屈,却在万乘诸侯之上伸张其志的,是商汤、武王。为臣希望大王在漠中称王,休养百姓,招致贤才,收用巴蜀的财力,回军平定三秦,就可以谋取天下了。”汉王说:“好。”于是去封国即位,任命萧何为丞相。萧何举荐韩信,汉王任命他为大将军,说服汉王使他领兵束进平定三秦,其事迹在《信传》。

萧何以丞相身份接管留守巴、蜀,镇抚、谕告境内百姓,使其供给军食。漠二年,汉王和诸侯攻打楚,萧何守在关中,侍卫太子,治理梁阳。制定法令规约,建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经常上奏,皇上许可的就去执行。如果来不及上奏,就按适宜的方式施行,皇上回来后再告诉皇上。计算户V1转运粮饷供给军需,汉王多次丧师逃跑,萧何经常征发关中兵士,立前线以补充,皇上因此把关中事务专门交给萧何。

汉三年,和项羽在京、索之间对峙,皇上多次派使者慰劳丞相。鲍生对萧何说:“现在大王曰晒衣裳,露湿车盖,却多次慰劳您,这是对您有疑心。为您着想,不如把您的子孙兄弟中能打仗的都派到军队中去,皇上就更信任您了。”于是萧何听从了他的计策,汉王非常高兴。

汉五年,已杀掉项羽,即了帝位,按功劳封赐,群臣争功,一年多难以决定,皇上因萧何功劳最大,先封为酆侯,食邑八千户。功臣们都说:“我们亲自披着锁甲,拿着兵器,多的经历百余战,少的也有几十回合,攻城略地,多少不等。现在萧何没有汗马功劳,衹是舞文弄墨发表议论,不去打仗,地位却在我们之上,为什么?”皇上说:“各位知道打猎的事吧?”都说:“知道。”又问:“知道猎狗吗?”回答说:“知道”。皇上说:“打猎,追杀野兽的是狗,而发纵指示野兽所处的是人。现在各位衹能追逐获得野兽,功劳和猎狗类似;至于萧何,发纵指示,功劳与猎人一样。而且各位衹是以己身跟随我,多的三两个人,萧何全族几十人都跟随我,功劳不可忘记!”以后群臣都不敢说了。

列侯受封完毕,上奏位次,都说:“平阳侯曹参受伤七十处,攻城略地,功最多,应列为第一。”皇上已经使功臣屈从而多封了萧何,至于位次没有办法再为难他们,然而心裹想让萧何位居第一。当时关内侯鄂秋为谒者,进言说:“群臣的议论都不对。曹参虽然有野战略地的功劳,这衹是一时的事。皇上与楚相持五年,损兵折将,多次轻身逃跑,然而萧何常从关中派军队来补充。不是皇上诏令召来士卒,却有数万人在皇上乏绝时赶到。汉与楚在荣阳相守多年,军中没有现存的粮食,萧何从关中转运粮饷,供给不缺。陛下虽多次丢失山东,萧何常保全关中以待陛下,这是万世的功劳。现在即使没有曹参这样的人一百个,汉又能损失什么呢?汉的获得不一定非等待他们才能保全。为什么要以一旦之功加于万世之功之上呢!萧何应当第一,曹参次之。”皇上说:“好。”于是令萧何为第一,恩赐佩剑穿履上殿,进朝廷不必小步急行。皇上说:“我听说进贤要受上赏,萧何功劳虽高,有了鄂君才得以彰明。”于是在鄂秋原来所食关内侯邑二千户之上,又加封为安平侯。这天,全部封赏萧何的父母兄弟十几人,都有食邑。又加封萧何二千户,“用来报答在咸阳服役时惟独萧何多送我二百钱。”

陈稀反叛,皇上亲自率军,到了邯郸。韩信在关中谋反,吕后采用萧何的计策杀了韩信。在《信传》有记载。皇上听说已杀了韩信,派使者拜丞相为相国,加封五千户,命令士卒五百人和一个都尉为相国护卫。诸君都庆贺,衹有召平表示哀悼。召平,是原来秦的束陵侯。秦灭亡后,成为平民,很穷,在长安城东种瓜,瓜非常甜美,所以世间所谓“束陵瓜”,就是从召平开始的。召平对萧何说:“灾祸从此开始了。皇上露营在外,而您在朝中留守,没有遭受箭石之苦,而给您加封置卫,是因为现在淮阴侯刚在内部反叛,对您有疑心。给您配置守卫护卫您,不是用来恩宠您的。希望您辞谢封赏不受,以全部家产资助军队。”萧何听从了召平的计策,皇上很高兴。

这年秋天,黥布造**,皇上亲自率军攻打,多次派使者问相国在做什么。回答说:“因为皇上在军中,所以相国安抚勉励百姓,倾家所有资助军事,像陈稀造**时那样。”门客又劝说萧何道:“您不久就会被灭族了。您位为相国,功劳第一,无以复加。然而您刚入关时,本来很得民心,已有十几年了。都已亲附您了,您仍孜孜不倦以得民和。皇上之所以多次问您,是怕您倾动关中。现在您为什么不多买田地,低息借贷以自损声名,皇上一定会安心。”于是萧何听其计策,皇上于是很高兴。

皇上平定黥布后归来,百姓在路上拦住皇上,上书说相国强行贱买百姓田宅数千人。皇上回朝后,萧何去谒见。皇上笑道:“现在相国竟向百姓取利!”把百姓上的书都给了萧何,说:“您自己向百姓谢罪吧!”之后萧何为百姓请求说:“长安地窄,上林中有很多空地,丢弃不用,希望能让百姓进去耕种,不要收了藁秸做兽食。”皇上大怒道:“相国接受了人的很多贿赂,替他们请求我的林苑!”于是把萧何下交给廷尉,带上刑具拘禁起来。数El后,王卫尉侍奉皇上,上前问道:“相国犯了什么大罪,陛下那么粗暴地拘禁他?”皇卜说:“我听说李斯为秦皇帝作丞相,有善行就归于主上,有错就归于自己。现在相国受了商人贿赂,为他们请求我的林苑,来自己讨好于百姓,所以拘捕治罪。”王卫尉说:“供职办事有利于民的就向上请求,是真正的宰相的责任。陛下怎么能怀疑相国接受了商人的钱呢!况且陛下抗拒楚军数年,陈、黥布反叛时,陛下亲自率军前往,那时相国守在关中,关中稍有举动关西就不归陛下所有了。相国不在此时图利,难道会贪图商人的钱吗?而且秦因为听不进说自己的过错而丢掉了天下,李斯的与君分过,又何足效法!陛下何至于把宰相看得此浅薄!”皇上不高兴。这一天,派使者拿着符节赦免放出了萧何。萧何年纪已老,一向恭谨,光着脚入朝谢罪。皇上说:“相国不要这样!相国为百姓请求我的林苑未得允许,我不过是桀纣之主,而相国是贤相。我之所以拘捕相国,是想让百姓知道我的过错。”

高祖崩,萧何事奉惠帝。萧何病重,皇上亲自去探望他,于是问道:“您百岁之后,谁可以代替您呢?”回答说:“没有比主上更了解臣下的了。”皇帝说:“曹参怎么样?”萧何顿首说:“皇上得到贤才了,我死而无憾了!”

萧何买田宅一定在贫穷偏僻之地,治家不修有院墙的房屋,说:“假使后代贤能,将学习我的俭朴;不贤,也不会被权势之家所侵夺。”

孝惠二年,萧何薨,谧号文终侯。其子萧禄继承他,薨,没有儿子。高后于是封萧何夫人同为酆侯,小于萧延为筑阳侯。孝文元年,罢免同,改封萧延为酆侯。薨,其子萧遣继承他。萧遣薨,没有儿子。文帝又让萧遣的弟弟萧则继承,因为有罪而罢免。景帝二年,韶令御史:“已故相国萧何,是高皇帝的大功臣,参与遇争取天下的大事。现在他的后代绝灭,朕很怜惜他。可把武阳县二千户封给萧何孙萧嘉为列侯。”萧嘉,是萧则的弟弟。薨,其子萧胜继承,后来有罪罢免。

武帝元狩中,又下诏御史:“把邓地两千四百户封萧何曾孙萧庆为邓侯,布告天下,使天下明知朕报答萧相国的恩德。”萧庆,是萧则的儿子。薨,其子寿成继承,因为献给太常的牺牲瘦瘠获罪罢免。宣帝时,诏令丞相御史查询萧相国后代尚存的人,找到玄孙建世等十二人,又下诏把郑二千户封建世为酆侯。传子至孙萧获,因指使奴仆杀人而以减死论罪。帝时,又封萧何玄孙之子南繦长萧喜为酆侯。传子至于曾孙。王莽失败后就绝灭了。

曹参,沛地人。秦时做狱掾,而萧何做主吏,在县裹都是吏之豪长。高祖做沛公,曹参以中涓身份随从。进攻胡陵、方,攻打秦监公军,大胜。向东到薛,击破泗水守军于薛郭西。又攻打胡陵,占领了它。转守方与。方与反叛降魏,击破了它。丰反叛降魏,攻打它。赐爵为七大夫。向北击破司马欣军于赐束,占领狐父、祁的善置。又攻打下邑以西,到虞,击秦将章邯车骑。攻辕戚及亢父,率先登城。升为五大夫。向北救援束阿,击破章邯军,冲锋陷阵,追至濮阳。攻占定陶,占领临济。向南救援雍丘,攻打李由军,大胜,杀死李由,俘虏秦候一人。章邯破杀项梁时,沛公与项羽率兵向东,楚怀王封沛公为彊邓长,率蛋郡兵。于是封萱参为执帛,号为建成君。升为戚公,隶属阳郡。

之后随从攻打束郡尉军,在成武南打败它。在成阳南攻打王离军,又攻打杠里,大胜。追击败军,西至开封,攻打赵贲军,得胜。把趟贲围在开封城中。向西攻打秦将杨熊军于曲遇,得胜,俘虏秦司马和御史各一人。升为执珪。随从向西攻打阳武,到辗辕、缑氏,阻绝黄河渡口。攻打赵贲军于尸北,得胜。随从向南攻打肇,和南阳守畸战于阳城郭东,冲锋陷阵,占领宛,俘获崎,平定南阳郡。随从向西攻打武关、蛲关,占领了二地。前行攻打秦军于蓝田南,又在夜裹袭击其北军,大胜,于是到咸阳,击破秦。

项羽到,封沛公为汉王。汉王封曹参为建成侯。跟随到了汉中,升为将军。又跟随回去平定三秦,攻打下辨、故道、雍、牦。在好峙南攻打章平军,得胜,包围好峙,占领壤乡。在壤束和高梁攻打三秦军,得胜。又包围章平,章平从好峙逃走。于是攻打赵贲、内史保军,得胜。向东攻取咸阳,改名为新城。曹参率兵守景陵二十三天,三秦派章平等攻打曹参,曹参出击,大胜。把宁秦赐给他作为食邑。以将军身份率军围困章邯于废丘;以中尉身份跟随汉王出临晋关。到河内,至脩武,渡过围津,向东攻打龙且、项佗于定陶,得胜。向东占领碣、萧、彭城。攻打项籍军,汉军大败而逃。曹参以中尉身份围取雍丘。王武在外黄反叛,程处在燕反叛,曹参进击,全部获胜。柱天侯在衍氏反叛,曹参进军破取了衍氏。在昆阳攻打羽婴,追到叶。回去攻打武彊,于是到了荣阳。曹参从漠中做将军中尉,跟随攻打诸侯,等到项王失败,又回到阳。

汉二年,拜为假左丞相,进入关中屯兵。一个多月后,魏王豹反叛,以假丞相身份另外与韩信在束边攻打魏将孙邀驻守的束张,大胜。接着攻打安邑,俘虏魏将王襄。在曲阳攻打魏王,追到束垣,生俘魏王豹。占领平阳,俘获豹母亲妻儿,全部平定魏地,共五十二县。赐食邑平阳。于是跟随韩信在邬东攻打趟相国夏说军,大胜,杀死夏说。韩信和以前的常山王张耳率兵下井陉,攻打成安君陈余,命令曹参回去把赵别将戚公围困于邬城中。戚公逃跑,追杀了他。于是率兵到汉王所在地。韩信已打败了趟,做了相国,向东攻打齐,曹参以左丞相身份跟随。攻破齐历下军,于是占领临淄。回去平定济北郡,收复着、漯阴、平原、鬲、卢。然后随韩信在上假密攻打龙且军,大胜,杀龙且,俘亚将周兰。平定齐郡,共得七十县。俘获原齐王田广相田光,守相许章,以及原将军田既。韩信被立为齐王,率兵向东到陈,和汉王共破项羽,曹参留下平定齐还没有降服的地方。

汉王即皇帝位,整信改封为楚王。茎参交回相印。直狙封长子窒巡为变王,任命萱参为相国。直担六年,与诸侯剖符,赐萱皇爵为列侯,食邑芒堕一万零六百三十户,世代不绝。

曹参以齐相国身份攻打陈稀将张春,得胜。黥布造**,曹参跟随悼惠王率车骑十二万,和高祖合击黥布军,大胜。向南到蕲,回师平定竹邑、相、萧、留。

曹参的功绩:共攻取二国,一百二十二县;俘王二人,相三人,将军六人,大莫踯、郡守、司马、候、御史各一人。

孝惠元年,废除诸侯相国之法,改以曹参为齐丞相。曹参相齐时,齐有七十座城。天下刚平定,悼惠王年轻,曹参召集所有的长老诸先生,问安集百姓的办法。而齐老儒数以百计,每个人说得都不一样,曹参不知怎样确定。听说胶西有个盖公,善于研究黄老之言,派人以厚礼请他。见了盖公,盖公对他说平安之道贵在清静而百姓自会安定,以此类推详细论述。曹参于是避离正堂,让盖公住在那裹。他的施政要领采用黄老之术,所以为齐相九年,齐国安集,人们大相称赞他为贤相。

萧何薨,曹参听说后,告诉舍人赶快置办行装,“我将入朝为相。”过了不久,使者果然来召曹参。曹参要离开了,嘱咐接其相位的人说:“把齐的狱讼和市集贸易托付给你,千万不要侵扰它。”后相说:“治国难道没有比这更大的事吗?”曹参说:“不是的。狱讼和市集贸易,是用来兼容并包的地方,如果您侵扰了它,奸人在哪裹容身呢?所以我把这件事放在最先。”

最初曹参微贱时,和萧何友善,等做了宰相,二人有矛盾。到萧何将死,推举的贤人衹有曹参。曹参代替萧何做相国,所有的事都无所变更,全部遵照萧何的约定。选择郡国小吏出身,不善文辞的忠厚长者,就召拜为丞相史。小吏中解释法律条文深刻,想求得声名的,都排斥在外。日夜饮酒,卿大夫以下官员及宾客见曹参无所事事,来的人都想进言劝说。人一到,曹参就用醇酒给他喝,揣测他要说话了,就再让他喝酒,喝醉了之后才回去,终于没人能开口说,便习以为常了。

相府后园靠近小吏的住所,小吏在住所裹天天喝酒唱歌,从吏深以为患,拿他们没办法,便请曹参游后园。听见小吏醉后唱歌,从吏希望相国召来审问。曹参却反而叫人取酒铺陈坐喝,大声唱着与其相和。

曹参见人有小过错,便为他遮掩,府中平安无事。

曹参的儿子曹笛为中大夫。惠帝怪相国不理政事,以为“难道是看我年轻吗?”于是对曹宙说:“你回去,试着私下平常随意地问你父亲:‘高帝刚弃群臣而去,帝年富力强,您为相国,天天喝酒,无所事事,怎么能为天下分忧呢?’但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曹亩休假回家,有空的时候,自随其意劝谏曹参,曹参生气地责打他二百下,说:“快去入朝侍奉,天下事不是你应当说的。”到上朝时,帝责备曹参说:“与曹宙有什么关系呢?那是我让他讽谏你的。”曹参脱帽谢罪说:“陛下自己觉得圣明英武比高皇帝如何?”皇上说:“我怎么敢与先帝比!”曹参说:“陛下看我和萧何谁贤能?”皇上说:“您好像不如他。”曹参说:“陛下说得很对。高皇帝与萧何平定天下,法令已明白具备,陛下垂衣拱手,曹参等谨守职责,遵守而不丧失,不也可以吗?”惠帝说:“好!您去休息吧。”

曹参做相国三年,薨,谧号懿侯。百姓歌颂他说:“萧何制法,和如画一;曹参代之,守而不失。乘此清平,民得安宁。”

曹茁继承侯位,高后时位至御史大夫。传国到曾孙曹襄,武帝时为将军,攻打匈奴,薨。其子曹宗继承,犯罪,被罚作筑城劳役。到哀帝时,才封曹参玄孙之孙曹本始为平阳侯,食邑二千户,王莽时薨。其子曹宏继承,建武中首先降服河北,封平阳侯。至今已有八侯。

赞日:萧何、曹参都出身于秦的刀笔小吏,当时平庸没有超群的作为。汉兴起,仰仗日月的余光,萧何因诚信谨慎守持管籥,曹参与韩信一起征伐。天下平定后,顺应百姓痛恨秦法的心理,依民所向重新开始,二人同心,于是海内得以安定。淮阴、黥布等已绝灭,衹有萧何、曹参拥有功名,位于群臣之上,声名流传后世,为一代受众人敬仰之臣,使后代得到恩荫,真盛大啊!

作者班固资料

作品译文作者班固

班固(32年-92年),字孟坚,扶风安陵人,东汉著名史学家、文学家。班固出身儒学世家,其父班彪、伯父班嗣,皆为当时著名学者。在父祖的熏陶下,班固九岁即能属文,诵诗赋,十六岁入太学,博览群书,于儒家经典及历史无..... 查看详情>>

作者班固古诗作品: 《韩信传》 《王涣传》 《两都赋》 《扬雄传》 《武帝纪》 《艺文志·诸子略》 《景帝纪》 《司马迁传》 《高帝纪下》 《丙吉传

《高五王传》相关文言文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