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创作背景

朝代:宋代作者:柳永古诗: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更新时间:2018-04-18
《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一首词作。词的上片写傍晚夜景,景象阔大,水天一色,意境既优美凄恻又悠远苍茫;下片写离别相思之情,写情既有感想、幻想,又有推想和回想,极其铺陈,而且相思之情隐然结合了身世漂泊、志意追寻与落空的感慨,情感抒发十分丰满。整首词在语言上极其雅致,不用俚语,颇具高雅清扬的气度。
此词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词中言“度岁茫茫”,“度岁”即过年之意,应写于当年年尾;而“算得伊、鸳衾凤枕”说明此词是似是思妻之作;再往下“惟有临歧,一句难忘”,此句看似泛泛之言,若结合柳永的其他思妻之词,此处似指“话别临行,犹自再三、问道君须去。”(《倾杯·离宴殷勤》),若是如此,则此词应作于景德四年(1007年)之后。
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https://www.gushimi.org/gushi/226463.html
注释
⑴彩云归:词牌名,《宋史·乐志》注“仙吕调”,《乐章集》注“中吕调”,柳永自度曲。双调一百一字,上片八句五平韵,下片十句五平韵。
⑵蘅(héng)皋(gāo):生长香草的水边高地。曹植《洛神赋》:“尔乃税驾乎蘅皋,秣驷乎芝田。”向晚:临近晚上。舣:船只停靠岸边。
⑶云帆:高帆。水驿:以船为主要交通工具的驿站。
⑷暮天:傍晚的天空。王昌龄《潞府客亭寄崔凤童》:“秋月对愁客,山钟摇暮天。”霁(jì)色:晴朗的天色。元稹《饮致用神曲酒三十韵》:“雪映烟光薄,霜涵霁色泠。”
⑸江练静:江水如素练般又白又静。飞光:闪闪发光。江淹《别赋》:“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
⑹羌管:即羌笛,是出自古代西部羌族的一种簧管乐器,古老的六声阶双管竖笛。据传为秦汉古羌人发明,音色清脆高亢,流传于四川羌族地区。
⑺断肠:形容极度悲痛。 干宝《搜神记》卷二十:“临川东兴,有人入山,得猿子,便将归。猿母自后逐至家。此人缚猿子於庭中树上,以示之。其母便搏颊向人,欲乞哀状,直谓口不能言耳。此人既不能放,竟击杀之,猿母悲唤,自掷而死。此人破肠视之,寸寸断裂。”
⑻浪萍风梗:浪中之浮萍,风中之断梗。形容人漂泊不定。
⑼度岁:过年。茫茫:模糊不清。这里有糊糊涂涂的意思。
⑽依约:依稀隐约。
⑾鸳衾(qīn):绣着鸳鸯的锦被。司空图《白菊杂书》:“却笑谁家扃绣户,正熏龙麝暖鸳衾。”凤枕:绣着凤凰的枕头。韦庄《江城子·恩重娇多情易伤》:“缓揭绣衾抽皓腕,移凤枕,枕潘郎 。”
⑿夜永:夜长。争:怎。
⒀牵情:引动感情。
⒁临歧:歧路,岔路。古人送别常在岔路口处分手,故把临别称为临歧。
白话译文
天色已晚,整理轻舟向长满杜衡的岸边靠拢。在盛产鱼米的水路驿站,放下白色的船帆。面对傍晚的天空,明朗的天色如同晴朗的白昼,江水澄静,皎月耀光。怎堪听从那遥远的村落传来的悠悠羌笛声,引起离开家园和亲人的离人无限悲伤。此时,感到自己就如同水中之萍、风中之梗,过着漂荡不定的生活,马上要过年了,思绪却纷繁复杂。
怎能忍受朝欢暮散的伤悲,多情给自己带来了无限的孤寂冷落。离别以来痛苦之极,衣襟衣袖隐约还有残余的芳香。料想你此时一定坐在我们同床共枕的床头上,面对漫漫长夜,怎能不如同我一样的思念。动情处,惟有赠别之辞,一句也难以忘记。

作者柳永资料

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作者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 查看详情>>

作者柳永古诗作品: 《玉蝴蝶·误入平康小巷》 《木兰花·佳娘捧板花钿簇》 《少年游·一生赢得是凄凉》 《瑞鹧鸪·吴会风流》 《玉楼春·佳娘捧板花钿簇》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满江红·万恨千愁》 《西江月·师师生得艳冶》 《受恩深·雅致装庭宇》 《蝶恋花·凤栖梧

《彩云归·蘅皋向晚舣轻航》相关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