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梧桐·香靥深深》赏析

朝代:宋代作者:柳永古诗词:击梧桐·香靥深深更新时间:2018-04-18
这首词对怨情的抒发,不像唐人的闺怨诗那样,往往只写一点、一面或一个瞬间。《击梧桐》反映的是从相知到分离,再到相思的全过程,具有较强的叙事性。
此词上片,回忆过去的相知和别离。首三句是词人见到这位女子时的情景,“香靥深深”,涂抹了香粉的脸蛋上有一对深深的酒窝;“姿姿媚媚”,姿容足以媚悦于人;“雅格奇容天与”,格调、容貌出众,是天所给予的,可见词人对于她是一见钟情。“自识伊来”三句,是对过去相知相爱的甜蜜的回忆,洋溢着幸福感。先概括地说,从一开始认识,便蒙她很好地照顾自己,然后着重地指出最突岀之点:“会得妖娆心素”,理解得了她一片娇媚的内心情愫。俗话说:千两黄金容易得,知心一个也难求。而她的这片心意使他念念不忘。
“临歧再约同欢”两句,是对过去分别时的回忆。当时的依恋之情,跃然纸上,充分地表现那对未来的美好的希望。在那岔道上,一对情侣时而泪眼相看,时而破涕为笑,时而海誓山盟。“又恐恩情”三句,是新别后的担忧,因为在烟花路上,谁能保证她的“同欢”之约、“相许”之言,不会一走了之?所以,词人对别时“再约同欢”的美梦,会产生“易破难成”的“千般思虑”。在这思虑当中,包含很多惆怅与忐忑。
下片,抒写现在的怨恨和相思。首三句,表现得到恋人书信后的不满。一对情侣,如果是真心相爱的话,她分离后应该是非常痛苦,非常忧伤的,然而来信中只是冷淡地寒暄几句,没有那种绵绵关切的言语,使得词人心底的期盼落空,转而胡思乱想,“便认得、听人教当”,脑海中出现了这幅场景,被别人教唆,想把曾经的誓言都辜负,这反映了他的患得患失的心态。最后一句引用宋玉《高唐赋》中楚王和巫山神女的典故,巫山神女自称“旦为朝云,暮为行雨”,后人便将“朝朝暮暮”形容爱人之间的感情极好,朝夕不离,词人希望他的爱情也同《高唐赋》里的一样,但现实生活中那个“行云”,也就是爱人,她要去哪儿。
全词以委婉的手法,将词人从相见、相知、相爱到离别的感情经历娓娓诉说,句句满含着对恋人的深情,也体现了他对恋人变心的猜测和怨意。
《鹧鸪天·吹破残烟入夜风》是宋代柳永的一首词。上片四句,前两句写景,后两句抒情。下片妙在后两句,前生有缘爱自可相期,是自慰语,也是祝祷语,更是期待语,与“愿天下有缘得都成了眷属”词意同,它使全词拔高了一个音节,可堪细味。整首词篇幅虽短,情意却深。
此词具体创作年份暂不可考。然柳永词的最大特点在于写实,以此推之,则此词应为柳永少年离开汴京后思念妻子之作。

作者柳永资料

击梧桐·香靥深深作者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 查看详情>>

作者柳永古诗作品: 《玉蝴蝶·误入平康小巷》 《瑞鹧鸪·吴会风流》 《河传·翠深红浅》 《内家娇·煦景朝升》 《梦还京·夜来匆匆饮散》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少年游·一生赢得是凄凉》 《宣清·残月朦胧》 《红窗听·如削肌肤红玉莹》 《击梧桐·香靥深深

《击梧桐·香靥深深》相关古诗

描写四季的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