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部乐·雅欢幽会》创作背景

朝代:宋代作者:柳永古诗词:征部乐·雅欢幽会更新时间:2018-04-17
《征部乐·雅欢幽会》是北宋词人柳永的一首词,这首词上片抒写了自己羁旅漂泊的辛酸和对虫娘深深的思念;下片则是柳永对所爱之人虫娘的婉转告白。全词表达了柳永对虫娘的想念,和对其真挚而专一的爱情的期待。
柳永与青楼女子关系密切,但多是填词讨润笔的关系,只有与个别女子如师师、香香、安安,尤其是虫虫,是才子和红颜知己的关系,以至于有收虫虫为妾的想法,柳永在外地写的思念红颜知己的词也大多是为虫虫而写,从此词即可看出。开始,柳永被虫虫的“温润”的言谈举止和“香檀敲缓玉纤迟,画鼓声喧莲步紧。”(《木兰花·虫娘举措皆温润》)的美妙舞姿所打动,认为“小楼深巷狂游遍,罗绮成丛。就中堪人属意,最是虫虫。”(《集贤宾·小楼深巷狂游遍》)。后来柳永科场失意,不得以离开京城游历四方,与虫虫分别。而此词中有“便是有、举场消息。待这回、好好怜伊,更不轻离拆”五句,可以看出此词是作于柳永欲离开汴京,与虫虫分别的时候。
注释
⑴征部乐:词牌名,柳永《乐章集》注“夹钟商”,双调一百六字,上片九句六仄韵,下片十句五仄韵。
⑵雅欢幽会:指男女因相爱而私自约会。元稹《莺莺传》:“幽会未终,惊魂已断。”
⑶良辰:指欢会之时。
⑷狂踪旧迹:指过去浪荡放纵的生活。
⑸只恁(nèn):只是这样。辛弃疾 《卜算子·饮酒不写书》:“万札千书只恁休,且进杯中物。”
⑹花衢(qú):即花街。指妓院。 朱有炖 《神仙会》第二折:“自惜青春,误落花衢作妓人。”
⑺端的:早期白话,意为究竟,到底。《西游记》第七四回:“端的是什么妖精,他敢这般短路。”
⑻向:语助词,怎奈,怎向。
⑼厌厌:疲倦,精神不倦。
⑽役梦劳魂:即“魂牵梦绕”。
⑾“心事”句:此句省略主语,意为你的心事我始终摸不明白。
⑿虫虫:妓女名,又名虫娘。柳永曾在多首词中提及此名,她可能与柳永保持了相当长时间的爱情关系。
⒀举场:科举考试京试的考场。
⒁更:再。
白话译文
她的美好的青春年华就这样白白的浪费在饮酒作乐之中,太可惜了!每当追忆起过去放荡不羁的生活,只觉得这样的漫长,朝夕忧虑烦闷。谁能去花街柳巷找到她,细细诉说我这里的情况,让她知道,我因为对她魂牵梦绕、苦苦想念,渐渐觉得精神萎靡不振。
要知道,良辰美景和心中所思念的事是最不易得到的。只愿我的虫虫姑虫心里明白,在接待客人时,始终要像是初次相识一样,不要陷得太深。何况正逢容颜娇艳的青春年华,更要好好珍重。要是有京试考场消息,即刻返回,这次我将好好的爱你,更不轻易分开了。

作者柳永资料

征部乐·雅欢幽会作者柳永

柳永(约984年-约1053年),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柳永,字耆卿,因排行第七,又称柳七,福建崇安人,北宋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出身官宦世家,少时学习诗词,有功名用世之志。咸平五年,柳永离开家乡,流寓杭州、..... 查看详情>>

作者柳永古诗作品: 《玉蝴蝶·误入平康小巷》 《瑞鹧鸪·吴会风流》 《少年游·一生赢得是凄凉》 《蝶恋花·伫倚危楼风细细》 《河传·翠深红浅》 《梦还京·夜来匆匆饮散》 《宣清·残月朦胧》 《内家娇·煦景朝升》 《木兰花令·有个人人真攀羡》 《击梧桐·香靥深深

《征部乐·雅欢幽会》相关古诗

描写四季的诗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