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长安行》注释译文

朝代:魏晋作者:傅玄古诗:西长安行更新时间:2020-09-17
注释
①此诗见《玉台新咏》卷二。诗作拟汉《铙歌十八曲》之《有所思》,写男子对女子从献殷勤到变心的过程,后
四句表现了女子对于旧情欲舍不能的矛盾心理。
②所思:所思念的男子。
③何用:何以。存问:慰问。
④香䙞(dēng):指可以贮香料的䙞。䙞,毛织的带子。《篇海类编》:“䙞,毛带也。”
⑤重:复,再次。
⑥羽爵:饮酒之器,雀形。琅玕(lánggān):美石。《急就篇》:“厥贡惟球琳琅玕。”注:“琅玕,火齐
珠也,一曰石似珠者也。”
⑦闻:一作“问”。
⑧“香亦”句:《有所思》有“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此处“香亦不可烧”乃反其意而用之。香
:指香䙞。
⑨“香烧”二句:言香烧环沉之后不可复得,这是表示女子留恋旧情,下不了绝断的决心。歇:消耗。
白话译文
思念的人在何方?就是在那西长安。
你用什么慰问我?香袋饰有双珠环。
还用什么安慰我?羽爵配有碧琅玕。
今天我却听到你,从此对我变了心。
不可烧掉那香袋,环亦不能将它沉。
香袋烧掉不再有,珠还投水难再寻。
这首诗的前半部分六句基本上踵接《铙歌·有所思》,亦步亦趋,新意不多。将“乃在大海南”改为“乃在西长安”。于是女子就赠送东西来表示自己对所思的慰问,先是“香䙞双珠环”,以香饰䙞,喻其美好香洁;而与香䙞相联的还有“双珠环”,珠环圆而成双,暗喻女子期望和“所思”之人成双作对、结伴联姻的美好希翼。香䙞珠环外,再加以“羽爵翠琅玕。”体现了女子对所思男子饮食生活上的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把最美好的东西馈赠给对方,表现了女主人公对所思男子爱情的浓烈、诚挚与无私,一片纯情,一片痴心。
令人兴奋的是这首诗的后半部分分六句,能一改故辙,别处新意。诗写女主人公听到对方有“异心”之后,没有采取断然决绝的行动。在失恋的痛苦中,她怀着十分复杂的心情抚摸着“香䙞”、“珠环”,矛盾至极:“香亦不可烧,环亦不可沉。”这里说是“不可烧”、“不可沉”,恰好表明她也曾多少次地想到要将呕心沥血备办的礼物“烧”掉、“沉”掉,从此“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然而她又一想,不能。因为香䙞珠环上凝结着自己的心血,寓藏过自己幸福甜蜜的梦想。不忍心将其毁于一旦,这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也可窥见她内心不无侥幸心理。万一传“闻”有误;或者传闻虽实,回心转意。因此“香亦不可烧,环亦不可沉。”
一个人对于自己所追求的美好事物,越是想得到,越是怕失去;越是到了基本失去的完全失望的时刻,越是强烈地存在着带有一丝希望的侥幸心理。所以最后二句“香烧日有歇,环沉日自深。”这二句是解释“不可烧”、“不可沉”的缘由:怕烧、沉之后不能再得,以致后悔。表示下不了对那个人断绝的决心。这就真实地表现了女主人公内心痛苦而又情不忍绝的缠绵婉转的心情,给人以一种新鲜的感觉。此诗这位女主人公这种吞吐回环的柔肠以及欲罢不能的举动,与《铙歌·有所思》中的女主人公那种爱之深恨之切的刚肠和决绝果敢的举动,恰成鲜明对比。应该说如春兰秋菊,各有胜处。

作者傅玄资料

注释译文作者傅玄

傅玄(217年-278年),字休奕。北地郡泥阳县(今陕西铜川耀州区东南)人。西晋时期文学家、思想家。傅燮之孙、傅干之子。傅玄幼年随父逃难河南。专心诵学,性格刚劲亮直。初举孝廉,太尉辟,都不至。州里举其为..... 查看详情>>

作者傅玄古诗作品: 《车遥遥篇》 《吴楚歌·燕人美兮赵女佳》 《西长安行》 《明月篇·皎皎明月光》 《豫章行苦相篇》 《明月篇》 《墙上难为趋》 《短歌行·长安高城》 《征西将军登歌》 《秦女休行·庞氏有烈妇

《西长安行》相关古诗翻译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