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乡子·何处倚阑干》注释译文

朝代:宋代作者:苏轼古诗:南乡子·何处倚阑干更新时间:2017-10-31
注释
⑴南乡子:词牌名。唐教坊曲名,以咏南中风物为题。有单调双调两体。
⑵集句:辑前人或别人整个诗句以成篇什(诗、词、对联)。
⑶“何处”句:此句出自杜牧《初春有感,寄歙州邢员外》。倚:凭靠。阑干:同栏杆。
⑷“弦管”句:此句出自杜牧《怀钟陵旧游》。
⑸“蝴蝶梦”句:此句出自崔涂《春夕》。蝴蝶梦:比喻虚幻之事,迷离、惝恍之梦境。《庄子·齐物篇》:“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⑹“依然”二句:此句出自杜甫《九日兰田崔氏庄》。依然:仍旧。强:勉强。自宽:自我宽解。
⑺“明镜”句:此句出自李商隐《戏赠张书记》。明镜:喻月光。红颜:特指女子美丽的容颜。
⑻“须著”句:此句出自韩愈《遣兴》。须著:必须。
⑼“蜡照”句:此句出自李商隐《无题》。金翡翠:有翡翠鸟图样的帷帐或罗罩。
⑽“更阑”二句:此句用李商隐《碧城》三首之二的末句。更阑:古代谯楼计时,一夜五次敲钟鼓,从初更到五更。阑:残,尽。
白话译文
没有什么地方了,我能凭靠栏杆。如月正圆似的,高楼里传来器乐的声音。迷离梦中家在万里之外。仍旧地,年龄大了,可忧愁又到来了,只好勉强自我宽解。
借着月光照照歌女的容颜。必须把人间真境比作梦间虚境,要看穿社会人世。蜡照的光一半罩住帷帐。夜到尽头了,盖上绣被,焚着盘香独自一人睡觉了。
南乡子·何处倚阑干:https://www.gushimi.org/gushi/98896.html
上片写歌妓老大时的命运与心态。“何处倚阑干”,劈头一句就道出了词中老大歌妓没有什么“阑干”可依靠的处境,就是说她失业了。第二句对比写出伴舞的“弦管”响得好欢,如同十五的月亮圆又圆,这就是“月儿圆圆照高楼,官儿们欢乐歌女愁”。第三句运用“蝴蝶梦”的典故,进一步渲染歌女的悲凉心态:现在她们正处在虚幻的、迷离的、惝恍的梦境,世事全非,更何况“家万里”。第四、五句写歌女们只好阿Q一番:还是像过来人的歌女一样,仍旧地过着“老去愁来强自宽”的空旷生活。这些善良美好的良家女子,竟然成为丑恶的畸形人。
下片写歌妓红颜薄命的孤独与自叹。开头一句用月色来衬托“红颜”,这“红颜”自然是惨淡的。既然如此,何必当初;世俗所迫,无可奈何。所以第二句就叫人看破红尘,看透社会:“须著人间比梦间”。真实的人间成为虚幻的梦间,如第三句所写:流泪的烛光(真实的)一半笼罩着迷茫的帷帐(虚幻的),伫立在绣床旁,最后一线亮光无望。这个镜头一扫而过,最后就凝固在痴呆的特写镜头上,长时间地一动也不动了。最后两句,“更阑”的时间告诉歌妓:该是“绣被焚香独自眠”的选择了。这个浮雕式的形象出现,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仿佛是具睡美人横在面前,可惜她的命运快要寿终正寝了。
此词将上片与下片所写的细节串联起来,就会得到一个十分清晰的印象:没有栏杆可依的歌女,正在楼外听那熟悉的但已不属于自己的弦管乐音。“蝴蝶梦”幻,只好“强自宽”。白叹红颜薄命,看破红尘,呆立绣床旁。无望,于是以“独自眠”度过最后时光。是北宋社会使她们走向凄怆的境地,反过来她们又使北宋社会更加腐败堕落,这是历史的辩证法。

作者苏轼资料

南乡子·何处倚阑干作者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铁冠道人、东坡居士,世称苏仙。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 查看详情>>

作者苏轼古诗作品: 《书戴嵩画牛》 《过岭寄子由·七年来往我何堪》 《乌说》 《书上元夜游》 《寄黎眉州·胶西高处望西川》 《江城子·相逢不觉又初寒》 《又答王庠书》 《游白水书付过》 《和子由柳湖久涸忽有水开元寺山茶旧无花今岁》 《记游松风亭

《南乡子·何处倚阑干》相关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