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二十四史 > 北齐书 > 100章 > 和士开传

北齐书

《北齐书》100章和士开传

《北齐书》,二十四史之一。唐代李百药撰,它虽以记载北朝北齐的历史为主,但实际上记述了从高欢起兵到北齐灭亡前后约八十年的历史,集中反映了东魏、北齐王朝的盛衰兴亡。到南宋时,五十卷的《北齐书》仅剩一卷帝纪、十六卷列传是李百药的原文;其余各卷,都是后人根据唐代史家李延寿所撰《北史》抄补修成的。《北齐书》成书时原名《齐书》,为区别于南朝梁萧子显所撰的《齐书》,始改称为《北齐书》,而称后者为《南齐书》。《北齐书》共有五十卷,其中本纪八卷和列传四十二卷。《北齐书》成书于贞观十年(636年),经历了三个朝代(北齐、隋、唐)、共六十多年时间。《北齐书》成书前李百药先后于唐太宗贞观元年(627年)和三年(629年)两次奉诏继续完成父撰《齐书》遗稿,并参考了隋朝史家王劭所撰编年体《齐志》。

《北齐书》章节目录: 《50章》 《100章

和士开传

书籍:北齐书章节:100章更新时间:2017-04-09
和士开,字彦通,清都临漳人氏。其祖先是西域的胡商,本姓素和氏。父安,恭敬机敏善于侍奉人,慢慢迁官为中书舍人。魏孝静帝曾在半夜与朝臣聚会,命令安看北斗的斗柄指向何方,安答:“我不认识北斗。”高祖听了他的回答,认为这个人淳厚直率。后为仪州刺史。
士开幼时聪慧,而被选为国子学生,对问题的领会快捷迅疾,所以被同业们羡慕。天保初年,世祖封长广王,举士开为王府行参军。世祖喜爱博戏,士开更是长于此道,因此就有了这一提拔。加之狡诈,又会逢迎,还会弹琵琶,更得亲近。他曾对长广王说:“殿下非天人,是天帝。”王回答:“你非世人,是世神。”两人就是如此。显祖晓得他轻薄,不想王与小人亲善,还责备王戏狎过度,将王迁徙到了长城。后士开为京畿士曹参军,是由于长广王向朝廷请求的结果。
世祖即位,累除侍中,加开府。母亲刘氏逝世,帝听到消息后很是悲哀,派武卫将军吕芬赶赴他的家中,日夜服侍,直到丧事料理完毕才回。这天,帝又派人驾犊车迎接士开入宫,帝见后,亲自握着他的手,怆然泪下,还安慰了好长时间,然后才打发他回家。帝又特别诏令士开兄弟四人一同起复本官。其受亲重可见一斑。授右仆射。帝早年就患有气疾,如果喝酒的话病会大发作,士开常常劝谏,但帝依然我行我素。正当帝气疾发作时,又想喝酒,士开流着眼泪逴欷不能讲话。帝说:“你这是不说话的进谏。”于是就不再喝酒了。士开的言语举止,极为鄙亵,以夜继日,不讲什么君臣之礼。他甚至这样对世祖说:“所有帝王,全化作了灰土,尧、舜、桀、纣,有何差异?陛下应趁年轻,恣意作乐,纵横行之,这就是一天快活胜过千年。国事交付大臣,还怕他们不去认真办理?不要自寻劳累辛苦。”世祖听了他的话极其高兴。世祖因病卧床于乾寿殿,士开在旁服侍汤药。世祖认为士开有伊尹、霍光的才干,真心诚意地向他托付后事,临死之前,拉着士开的手说:“请不要辜负我的厚望。”竟死在士开的面前。
由于世祖的嘱托,后主十分地信赖士开。又因为很早赢得了胡太后的宠爱,所以更加得宠。赵郡王睿与娄定远等人策划将士开驱逐出宫,就召集权贵们一同讨论计策。适值太后在前殿向朝贵们敬酒,睿便面陈士开的罪过,说:“士开是先帝的弄臣,如城狐社鼠,纳受贿赂,秽乱宫掖,我们不敢杜口不言,故特地冒死相陈。”太后说:“先帝在世时,你们为什么不说?今天是想欺侮我们孤儿寡母吧!只管去喝酒,不要多嘴多舌。”睿言辞更烈、更悲壮。有朝臣大喊:“不除士开,朝野不宁。”睿这帮人或掷帽在地,或拂衣而起,或大声咆哮,甚至是无所不至,斯文扫地。第二天,睿等一同来到云龙门,请文遥入宫向太后禀奏,太后不听。段韶又让胡长粲传言,太后说:“先帝尸骨未寒,事情不要匆匆忙忙,希望你们再好好地商议一下。”赵郡王等人于是一同拜谢,再不讲别的话了。太后和后主召见,询问士开,士开说:“在群官之中,先帝待我最好,陛下守孝刚刚开始,大臣们便起了觊觎之心,如果赶我出宫,正好剪除了陛下的翅膀。陛下应该对睿等人说:‘让士开做州刺史,待安葬先帝,然后再作理会。’睿等认为我已被逐,一定高兴。”后主和太后认为士开讲得对,就将此意告诉睿等人,并拜士开做兖州刺史。山陵事结束,睿等人催促士开上路。士开用车装载着美女、珠帘以及条诸宝玩等来到定远家里,致谢道:“诸贵想杀我士开,承蒙大王照顾,赐给我性命,还委任我做了方伯。今日特意向你告别,谨献上两个女子,一条珠帘。”定远很是欢喜,对士开说:“你还想回来吗?”士开说:“在宫中时间太长,经常惶恐不安,今天能够离开,实在符合我的心意,所以不想回来了,但愿大王继续保护,让我长作大州的刺史。今天要出远门了,希望能觐见二宫,作一辞别。”定远同意了他的请求。因此士开便进宫拜谒了太后以及后主。说:“先帝驾崩,我惭愧不能跟随前去。看朝贵们的心意,是想让陛下做乾明。我离京之后,一定要发生大的变动,我还有什么脸面到地下去见先帝。”于是大声痛哭。帝及太后都抽泣起来,问有何计策。士开说:“我既然已经入宫了,还有什么忧愁的,只须多下几份诏书而已。”这样帝便诏令定远出任青州刺史,赵郡王睿因不臣之罪受到谴责,召进宫后就把他杀了。再拜士开为侍中、右仆射。定远将士开赠送的物品悉数归还,还拿出自己的珍宝进行贿赂。武平元年(570),封淮陽王,任尚书令、录尚书事,复本官全如故。
世祖时,常令士开与太后博戏,又让他进出卧室没有一点限制,由此便与太后婬乱。世祖死后,更是放肆。琅笽王俨十分憎恨,因此同领军厍狄伏连、侍中冯子琮、御史王子宜、武卫高舍洛等筹谋处死士开。伏连调京畿军士,让他们在神武、千秋门外把守,并私下约定,不准士开进入宫殿。武平二年七月二十五清晨,士开照常早朝,伏连走上前来拉着士开的手说:“今天有件大好事。”王子宜就交给他一纸函件,函称:“有敕,令王去台省。”伏连还派兵士护送,顺势把他囚禁到了治书侍御厅事中。俨指使都督冯永洛就在治书侍御厅里杀掉了士开。此年士开四十八岁,家口、财产全被没入官府。后来,俨也被诛杀了。帝哀悼士开,有好几天不理国事,还追思不已。帝诏令起复其子道盛为常侍,又敕令其弟士休入内省参典机密。诏赠士开假黄钺、十州诸军事、左丞相,太宰如故。
士开禀性庸鄙,不阅书传,发言谈吐,惟以谄媚为务。河清、天统以后,权势炙手可热,富商大贾朝夕填门,不知廉耻的朝士们也多相攀附,甚至有的人拜他做干爹,与市道小人同处昆季行列。又有一个士人,曾参谒士开,正好士开病了。医生讲:“王的伤寒极重,进药无效,应服黄龙汤。”士开面露难色,这位士人说:“黄龙这汤药很容易对付,王不要疑惑,我请求为王先尝尝。”一仰脖子,将一碗药全部喝光。士开很是感动,勉强服饮,出了一身汗,病也就好了。其权倾朝廷,就是这样。即使用旁门左道事奉,他也不问贤愚,一律进擢;如果用正理违忤触犯,他也要想方设法把人拉下马来。士开见人要受刑戮和处罚,就想法进行营救,既然免罪,那就得听他的,拿出珍宝,向其致谢,这被称之为“赎命物”。虽对人有很大帮助,但不是出于正义和同情。

和士开传相关文章

  • 马嗣明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马嗣明,河内人氏。年轻时通晓医术,博览经方,《甲乙》、《素问》、《明堂》、《本草》都可以诵背。为人诊候,一年前就能够知道是生还是死。邢邵的儿子大宝染上了伤寒,嗣明为之诊察...
  • 綦母怀文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綦母怀文,不知是何郡人士,用道术侍奉高祖。武定初,官军在邙山同周文交 战。是时官军旗帜尽红,西军全黑,怀文对高祖说:“红的是火色,黑的是水色,水能灭火,不应该以红对黑。土能战...
  • 皇甫玉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皇甫玉,不知是哪里人氏。善相人,常游王侯家。世宗从颍川带着整顿好了的军队回来,显祖跟随在后,玉在道边观看,对人说:“大将军不是别人,便是路北边的那个流鼻涕的。”显祖...
  • 由吾道荣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由吾道荣,琅笽人氏。少时喜好道法,与其志同道合者一起入长白、太山隐居,听讲道术。又在邹、鲁之地游历,学习 儒业。晋陽人某某,擅长法术,道荣就去寻找他。其人正在为人家作雇工,因...
  • 毕义云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毕义云,小字..儿。年轻时粗鲁豪放,家住兖州北境,故其经常抢劫过往旅人,州郡官吏很是痛恨。年岁增长后,才折节为官,累迁尚书都官郎中。性情严暴残忍,不怕冒犯。齐文襄为丞相,认为其称...
  • 和士开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和士开,字彦通,清都临漳人氏。其祖先是西域的胡 商,本姓素和氏。父安,恭敬机敏善于侍奉人,慢慢迁官为中书舍人。魏孝静帝曾在半夜与朝
  • 高阿那肱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高阿那肱,善无人氏。其父市贵,曾跟随神武起义。那肱为库直,随从神武征战,以功勋擢为武卫将军。那肱善于骑马射箭,谄媚会事奉人,每宴游之后,极得世祖尊爱。又迎奉和士开,两人特相亲狎...
  • 韩凤传》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韩凤,字长鸾,昌黎人氏。父永兴,青州刺史。凤年轻时聪明,有膂力,善骑射。渐渐迁职都督。后主入东宫,年纪还小,世祖挑选了二十多个都督送进东宫命令他们侍卫,凤在其中。后主见到这批人...
  • 帝纪第一文帝上》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太祖文皇帝姓宇文氏,讳泰,字黑獭,代武川人也。其先 出自炎帝神农氏,为黄帝所灭,子孙遯居朔野。有葛乌菟者, 雄武多算略,鲜卑慕之,奉以为主,遂总十二部落,世为大人。 其后曰普回,因狩得...
  • 帝纪第二文帝下》原文翻译 - - 《北齐书》100章 - - 魏大统元年春正月己酉,进太祖督中外诸军事、录尚书事、 大行台,改封安定郡王。太祖固让王及录尚书事,魏帝许之, 乃改封安定郡公。东魏遣其将司马子如寇潼关,太祖军霸上, 子如乃回...